当前位置:童话网 > 经典童话 > 蛇王淘金(上)

蛇王淘金(上)

作者:郑渊洁时间:2009-08-11

第十章

在阿奔五岁的时候,他除了上幼儿园外,还同时上外语班、书法班和音乐班。这三个班都是晚上去学习,由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轮流护送他去。

动画片看不成了。阿奔眼前五彩缤纷的人生变成了一种颜色。

这天晚上,爷爷送阿奔去书法班学习。

教室里满满一屋子孩子,他们目光呆滞地看着教师嘴里上下翻滚的红色的舌头。教室外边是期待着孩子成为二十年后的书法家协会主席的家长们。

阿奔觉得人的童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玩。他在心里管这些剥夺孩子童年的人叫凶手。

“阿奔,请你回答老师的问题。”开辟第二职业马不食夜草不肥的老师看出阿奔走神儿,于是向他提问。老师要对得起学生家长交的现款。

阿奔自然回答不出老师的提问。

阿奔看见爷爷满脸通红,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在说三个月零七天没吃肉算是白没吃了。

阿奔还从其他家长脸上看出了幸灾乐祸的意思。他要给爷爷出口气。

“大字应该这样写。”老师教阿奔写“大”字。

“我会写。”阿奔站起来走到讲桌旁边。

老师皱了一下眉头,把毛笔递给阿奔。

家长们不干了,他们认为阿奔耽误了他们的龙子龙女的时间,每节课1元钱只值7角5分了。

“这孩子缺乏管教。”有位家长说。

“这么小就会破坏课堂纪律!”又有家长说。

阿奔的爷爷像被人打了无数个嘴巴。

阿奔挥笔在纸上写了个“大”字。

书法老师愣了,阿奔写的“大”字刚劲有力、挺拔,是地地道道的一流书法作品。

“比您写得好吗?”阿奔抬头问老师。

“这孩子,太不像话了!”没等老师回答,窗外的家长们不干了。

阿奔把自己写的字举起来给家长们看。

尽管家长们根本不懂书法,但这连白痴也能一眼认出的一流书法把他们镇住了。教室内外顿时鸦雀无声。

阿奔又连续在纸上写了“鹏程万里”和“天之骄子”八个字,当他把纸再次举起来给大家看时,家长们发出一阵喝彩,那是八个连狗熊都要欢呼的字。

“神童!”

“天才!”

家长们把大脑里库存的赞扬词汇通过声道一古脑倾泻出来。

阿奔的爷爷刚被打过嘴巴,现在又被众人亲吻,他那副饱经风霜的面孔在5分钟内经历了新旧两个社会,现在呈现容光焕发的刚被解放的激动和喜悦。

“去叫电视台!”爷爷要报上次没拍成电视的仇。

有家长去打电话。

阿奔想起那次背古诗引出的麻烦,他怕电视台来,他讨厌一帮陌生人围着他做文章。

爷爷走到阿奔身边,抱其他使劲儿亲。阿奔觉出爷爷尽管多日没吃肉,可他嘴里居然散发出宫保肉丁和油焖大虾味儿。阿奔本来想让爷爷立即带他离开这里,现在他不忍心了,他决定等电视台来了让爷爷出出风头,吃一顿燕窝鱼翅。

作为蛇王,阿奔现在能干他想干的一切事。只要他发出蛇特有的信息给保镖蛇,保镖蛇就能让他实现他的愿望。可阿奔轻易不愿动用自己的特殊功能。他要作为一个正常人度过人的一生。

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赶来了。

“书法神童在哪儿?”记者喘着气问他碰到的第一个人。

“在教室里。”

记者们冲进教室抢独家新闻。

家长们突然意识到应该让自己的孩子和阿奔同时出现在画面上,于是一场争夺“房地产”的战斗打响了,距离阿奔越近的地皮越贵。所有家长都把自己的孩子往阿奔身边挤。他们一辈子没上过电视,想从孩子身上赠回来。也是,勒紧裤腰带买了电视机就是为了天天从里边看别人吗?傻瓜才干这种事!

记者们看了阿奔写的字后大吃一惊。

“是他写的?”记者之一不信。

“千真万确。”爷爷吃了一碗燕窝汤。

“再写一张我看看。”记者之二防止有诈。

书法教师抢着伺候笔墨,他希望记者在报道中加上一句话,阿奔是他培养出的学生--尽管他活了这么大还从未见过如此精彩的书法作品。

阿奔片刻不停地写下了“神童下凡”四个大字。

记者们在“神”字刚写完时就架好了摄像机。

阿奔清楚地看见爷爷又吃了一碗熊掌。

照明灯将教室变得像挂了100个太阳。满屋子人争抢这100个太阳的光,生怕自己进不到录像带里边。

阿奔累了,他看着身边这些不知激动些什么的人,隐约感到还是当蛇轻松自在。

“爷爷,咱们回家吧?”阿奔小声说。

爷爷吃得正香,不想走。不过他毕竟牢记着上一次阿奔让他出丑的教训,他不想重蹈覆辙,把吃进去的海参什么的再吐出来。

爷爷这次见好就收,领着神童孙子班师回巢。

阿奔全家不免又大吃了一顿精神夜餐,奶奶妈妈爸爸又都想起了他们应该想起的人和事,他们甚至疏忽了认真推敲一下阿奔为什么突然成为书法家这一显然违背常情的怪事。

他们太渴望被别人知道了。

阿奔认定他的血亲们生存的目的就是关注别人和被别人关注。

第二天晚上,阿奔全家从电视台播出谁都天天看可谁也说不清是什么的彩色蟪鱿衷谟?馄辽稀>土??杖?奶奶吐过的专治蛔虫蛲虫钩虫药的广告今天也令她喜笑颜开多吃了两碗饭。

爷爷慷慨地给了挨门挨户征收“自愿”为儿童捐款的居委会老头老太太5元钱,对这种同闯入民宅持刀抢钱在本质上无异的事还美滋滋地体会其中的味道。

终于,荧光屏上出现了阿奔挥笔的画面,全家人的眼珠几乎被荧光屏吸出去,他们生怕漏过一个细节,他们觉得时间突然变得比原来快一万倍,他们恨不得让这个画面停留在电视屏幕上一亿年。

有关神童阿奔的50秒钟新闻播完了,尽管全家没人眨一下眼皮,可事后他们蚀细节也回忆不起来。

“短了点儿?”爸爸像猪八戒吃人参果,吞到肚子里后不知什么滋味。

“整整拍了半个小时,删了这么多!”爷爷认定电视台长该撤职,因为他不是伯乐。

“但愿我的同学都看到了!”奶奶比较脚踏实地,自己看没看清楚不吃紧,关键是同学们一个不落都看见就行了。

妈妈对于新闻解说词里只字不提她这位伟大的孕育家先是遗憾了一阵子,但马上就自我解脱了,她知道好戏还在后头,不愁没出风头的机会。

“我早就看出阿奔有书法天才,让他报书法班是英明的。”爷爷抱起孙子翻过来倒过去亲,表面上看是他在亲孙子,实质上是他在自己亲自己。

“说不定阿奔的外语天才还没露出来。”妈妈维护自己的尊严,她明天要坚持自己送阿奔去外语班,说不定也能爆个冷门,在大庭广众之下扬眉吐气喷云吐雾一番哩!

“也许是手风琴大师呢!”爸爸从小就对那个方匣子充满了神秘感和敬畏,真不知那些演奏家的手指里有什么样的经络和筋骨,怎么来回一按就出音乐了呢?让阿奔去学手风琴是他的主意,他牢记着阿奔的妈妈数年前险些让工Ю镆晃换?拉手风琴的小伙子抢走的教训。他要让自己的儿子拥有这样的武器,以便在未来的爱情战场上用手风琴去攻碉堡。他唯独忽视了拿手风琴或其它什么琴征服的姑娘算不上碉堡,她们都是不幸的姑娘和浅薄的姑娘。

全家人欢聚一堂,度过这个他们和他们的祖先追求梦想了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的良宵。他们眼睛里发出的光足以引爆没有引爆装置的当量在1万吨梯恩梯的炸药包。他们身上发出的热量为1万平方米的住宅小区供暖还绰绰有余。

阿奔直到今天才对生他养他的血亲们了解了一二,他们生育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自尊心得到满足。后代成功了,他们欣喜若狂,得到满足。后代成就平平,他们也有满足--他们可以终生对他(她)发号施令,享受给一个人当皇帝的乐趣。阿伎闪??牵??樗?牵?醯盟?前装自慵?俗约罕?蟮娜松??畹锰?累。要知道,到世上走一遭投个人胎不易呀!阿奔花了多少金子才换了这么个模样,他是以分钟计算来享受人生的。没想到人类这么不开窍,年年月月天天时时分分秒秒同自己过不去,同自己作对。看到奶奶那么希望她的同学知道她的孙子出名了,阿奔就想哭。他真想对奶奶说,没人同你作对,只有你自己同你自己作对。

“继续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下去,我是别想有幸福了。”阿奔想,“要么提前回到蛇家族去,要么设法改变他们。”阿奔决定施行后一条方案,改变家人的心态,也不枉来人世一遭。

正当全家人为有阿奔这样的后代兴奋得吃石头都香的时候,阿奔却在策划着改变他们,使他们对得起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