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经典童话 > 蛇王淘金(上)

蛇王淘金(上)

作者:郑渊洁时间:2009-08-11

第十五章

太阳终于不情愿地露面了。

凶眼珠和小个子长嘘一口气,如释重负地跳下床,上帝保佑蛇没再来。

“你看着他,我去打电话。”小个子对凶眼珠说。

“当心点儿!”凶眼珠提醒同党。

小个子先趴在窗户上往外看,他确信无异常后才离开房间。

“你不怕蛇?”死里逃生的凶眼珠问阿奔,他对这个孩子的胆量感到吃惊。

“当然怕。”阿奔演戏。

“你怎么知道应该用嘴往出吸毒?”凶眼珠在心里承认阿奔算得上是他的半个救命恩人。

“电视里看来的。”阿奔看着窗外。

小个子回来了。

“给他妈妈打通电话了,让他们带五万元到指定地点换儿子。”小个子喘着气说。

“没人跟踪你?”凶眼珠被蛇咬后变得谨小慎微。

“没有。”小个子站在窗前说。

阿奔知道就是杀了他们全家也拿不出五万元钱来,他很想知道家人怎么应付这个局面。阿奔派一条保镖蛇回去看看。

阿奔的妈妈在供职单位接到小个子的电话后,近乎疯狂地奔回家中。

“有。.....有。.....信儿。.....了。.....”她破门而入,连钥匙也顾不得掏。

爷爷奶奶一跃而起,其敏捷程度令人咋舌。

“阿奔。..…被绑架了。”儿媳妇说。

“怎么回事?”爷爷最不愿意猜测的可能终于被证实了。

“一个男人刚才给我打电话,说阿奔在他那里很好,说让咱们准备五万元钱今天下午两点把钱放到××街的拐角处的第三个垃圾筒里,然后他就把阿奔还给咱们,还说咱们如果报告警察阿奔就没命了。”儿媳妇一口气说完。

“五万元!!”爷爷的声带几乎是一生中头一次说这么大数的货币。

“到哪儿去弄五万元呀!”奶奶想跳楼。

“我给阿奔的爸爸打电话了,他马上就回来。”儿媳妇说。

话音未落,阿奔的爸爸进屋了。

全家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

“报告警察!”爸爸提议。

“会危及阿奔。”爷爷反对。

“到哪儿去弄五万元钱?”妈妈想把绑架阿奔的坏蛋扔到锅里油炸。

“算算咱们的东西卖了值多少钱。”奶奶提议。

于是全家人开始计算固定资产,从电视机录音机到扫帚筷子挖耳朵勺,从手表自行车台灯到连环画图钉牙签全部家产折价后的数目是九千余元。

“有可能借给咱们钱的有哪些人?”奶奶再出新项目。

爷爷说有个弟弟虽然早就死了但弟弟有个儿子还活着据说挺有钱就是他老婆挺凶,还说他有个老同学曾经当过局长的秘书凡当过官的都会发点儿财。妈妈说她可以向同她断绝了关系的父母求援,他们本来不同意她同阿奔的爸爸结婚,但他们自从从电视上看到了聪明的外孙后,已托中立国捎信表示愿意缓和关系还说希望本月底下月初实现互访。爸爸说他曾经搞过一个对象那人现在很有钱大概是当了商人太太关键时刻她可能不会见死不救,顾虑在于怕阿奔的妈妈吃醋。妻子说你尽管去借好了,只要能弄到救阿奔的钱,你怎么着都行就怕没人买你的帐。奶奶回忆起自己上小学时有位男同学的爸爸当时是已离任的副市长的二秘书,就是不知那位男同学的爸爸现在说话还管用不,要不然可以让他责成银行贷款。

爷爷问老伴同那男同学是什么关系,奶奶说学校组织看电影时他碰过她的手一次当然可能是无意的但她记了一辈子。

保镖蛇把这一切准确无误地转告给阿奔。

阿奔十分感动,他没想到家人为了救他把自己的秘事都亮出来而无所后怕,他不想再让他们焦急再让他们死脑细胞,阿奔现在要开始治这两个坏蛋,不然的话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会把他们上辈子的罗曼史都公布于众的,而这些史实等到绑架危机一过去是不利于全家的安定团结的。

阿奔授意保镖蛇迅速查清小个子和凶眼珠的背景。

保镖蛇弄回来的情报着实使阿奔吃了一惊。原来小个子的老婆上班就坐在阿奔的妈妈对面!是她掌握了阿奔家的一切情况然后提供给自己的丈夫并督促他去绑架阿奔并以此敲诈阿奔家钱财的。小个子的老婆在全世界的东西里最喜欢钱,她整天鼓动小个子去弄钱偷钱坑蒙拐骗甚至连自己的亲兄弟也不放过也要雁过拔毛宰他一层皮,她的最大乐趣就是数钱数完了还舍不得洗手喜欢闻那种味儿为此得了甲肝也全然不改悔还是整天逼着丈夫通过非法途径去弄钱。

阿奔替小个子难过,他觉得小个子的不幸就在于找了这么个外表道貌岸然实则财迷心窍的老婆,小个子将来进监狱起码有他老婆百分之八十的功劳,小个子就是同老婆认识后才开始见什么偷什么整天就想钱的。

保镖蛇还告诉阿奔,凶眼珠是小个子的小舅子,曾经蹲过监狱。

阿奔决定先教训一下小个子的老婆,她是策划这次绑架的元凶。

“查查小个子家有多少钱。”阿奔用蛇语向部下发令。

三分钟后结果就来了。

小个子家共有存款七万元。

经济状况与收入明显不符。

“从这些存款里提出五万元送到我家去。”阿奔下令。

正当阿奔全家算帐凑钱时,旁边的桌上出现了一个纸包。

“这是什么?”奶奶先发现。

儿媳妇打开纸包一看,惊叫起来。

大家凑过去一看,都愣了,满满一包钱。经过计算,整整五万元。

“哪儿来的?”爷爷看看一直关着的大门。

“正好五万元!”爸爸对这个数字感到激动。

“拿它去赎阿奔?”妈妈迫不及待。

“这钱不能用。”奶奶说,“不是我们的钱。”爷爷感动地看着老伴,他为有这样的妻子而自豪。就是,人生最宝贵的不是金钱而是正直纯真的良心。拥有这样的老婆,即使身无分文你也是百万富翁。假如你不幸摊上另一种老婆,即使是家财万贯你也是一贫如洗。

“对,不能用。”爷爷说。

儿子和儿媳妇同意了。儿媳妇把钱包好,交给奶奶,奶奶将它藏起来。

“等阿奔回来后,咱们再找这钱的失主,现在顾不上。”奶奶说。

保镖蛇告诉阿奔家里的情况。

阿奔为自己投胎到这样的家庭感到庆幸。他决定回到蛇家族后提拔眼镜蛇大臣。阿奔回想起奶奶啃他剩下的西瓜皮的情景。他有了淘金的感觉。

“把那五万元钱送到孤儿院去。”阿奔吩咐部下,“然后咱们去治小个子的老婆。

小个子的老婆和阿奔的妈妈是同事,她策划了这起绑架阿奔的事件,她嫉妒别人的孩子比她的孩子强,她更渴望钱。

在这个世界上,她就和钱亲,让她跟钱结婚她都干。当然,她不是那种显现在表面上的爱钱狂,她是高层次的财迷,同事和亲朋好友一致认为她不是财迷。正因为她采用了如此的人生战略,她才可以顺利并且堂而皇之地从他人手中掠取钱财。

她连自己的亲兄弟也不放过,采用诸如帮助他们买东西加倍收款的方法宰他们。

绰号白桃花的小个子的老婆此刻正坐在办公桌旁边想象着五万元钱怎么安排。她的亲弟弟凶眼珠参与了这次活动。原先说好一人一半分赃,其实她心里早已打好主意,事成之后就干掉弟弟,反正这个蹲过监狱的弟弟给她丢尽了人,每当公司人事部门让她填表时她都想吞了这个和她从一个肚子里出来的凶眼珠。这次绑架行动是一举三得,煞煞阿奔妈妈的威风;获得一笔巨款;除掉凶眼珠。

白桃花看见阿奔的妈妈接了小个子的电话后回家了,她一会儿要以同事关心的姿态去阿奔家看看,主要是侦察一下阿奔家是否报警。

白桃花刚站起来,电话铃响了。

“我就是。什么事?”白桃花拿起话筒问。

“什么?你说什么!!你是谁??”白桃花的脸色变了,额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喂!喂!!”白桃花使劲儿拍打着电话。对方显然已经把电话挂了。

白桃花顾不上同事们向她投来的好奇的目光,她以破世界百米纪录的速度往自己的家奔跑。在大街上起码有两个以上的体育教练发现了这匹真正的千里马(虽然老了点儿但速度在那儿摆着你只要能跑出8秒你就是80岁又有什么关系),他们跟在白桃花身后紧追,但他们这些曾经创造过国家或洲际纪录的前运动员被面前这位三十多岁已显发胖的妇女甩得无影无踪。

电话里的人告诉白桃花说她家被盗了。

看来让白桃花这种人参加奥运会再合适不过了,只要在终点悬挂几万元的钞票,她能跑出宇宙纪录。

白桃花跑进家中直奔藏存折的地方,那地方就是一万个江洋大盗也找不着。

家中什么东西也没丢唯独存折都不翼而飞。

白桃花如五雷轰顶,虽然这些钱不是靠劳动挣来的但丝毫不影响她对它们的爱。

白桃花定定神儿,她断定窃贼到银行取不走这些定期存款。

“快去银行挂失!”白桃花大喊一声,连门也顾不上锁就跑下楼。她早已将存折号码背得滚瓜烂熟。

银行里很安静,人们在钱面前显得诚惶诚恐和恭敬,生怕出气粗了把自己那份钱吹没了。

白桃花没进银行门就开始嚷嚷:

“挂失!挂失!重要挂失!”

储户们给她让开一条路,人们极富兔死狐悲式的同情心地注视着她。

“账号?”银行工作人员问。

白桃花舌头翻滚吐出一串阿拉伯数字。

经查证,所有这些存折都没被取走但都不是白桃花的存折。

“这怎么可能?!”白桃花又差点儿创造了女子跳高世界纪录。

“确实都不是你的。比如你说37265号存折有八千元存款,而这张存折只有一百元存款,还不是你的名字。”银行职员将那张存折递给白桃花看。

白桃花像看她爹的遗嘱似地看那存折。

“是你们弄错了!37265就是我的八千元,这不会错!”白桃花绝望地喊。

图文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