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经典童话 > 蛇王淘金(下)

蛇王淘金(下)

作者:郑渊洁 时间:2009-08-11

第二十七章

校方耗资上千元请来本市著名气功大师,协助校方弄清速变魔王事件的真相。

又有11位家长交给校方从他们孩子书包里发现的速变魔王。

事态严重。

阿奔引起全校师生的注意。

阿奔成为全校的谜。

在家里,四位血亲轮流审问阿奔。

阿奔居然能送给同学们这么多速变魔王,而这些玩具的价格相当于爸爸全年的工资!这事对于全家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给他们的望子成龙梦几乎是粉碎性的打击。

“阿奔,你应该把实情告诉我们。”爸爸抽烟了。

“小奔,你到底从哪儿弄来这么贵的玩具?”爷爷也拼命吸烟。

从爷爷和爸爸嘴里吐出的烟雾带着浓重的忧郁气氛在屋里弥漫。

奶奶不吭声,悄悄在一旁抹眼泪。

妈妈两眼盯着窗外的空气死看。

阿奔哭笑不得。他总算知道了血亲们的神经是多么脆弱,一旦当他们意识到他们寄予厚望的那个人可能难以胜任时,他们就觉得呼吸空气都是辣的。

“阿奔,你最好还是跟我们说。”爷爷又点上一支烟,“明天,学校请气功大师来破你这个谜,多丢人!”“什么气功大师?”阿奔头一次听说。

爸爸把学校请气功大师的经过以及气功大师威力无比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能用意念把药瓶里的药不开瓶盖就倒出来能隔墙看到墙那边的东西还能用耳朵听字用脚丫子说话用手指头闻味用头发听声等等全告诉给阿奔,爸爸想以此吓唬阿奔逼他交待其他坦白。

“太好了!”阿奔差点儿亲爸爸一下。他觉得自己能同气功大师较量一番是再刺激不过的美事了。

“好?”爷爷纳闷。

“好什么?!丢人!”爸爸急得腿肚子直抽筋。

阿奔却兴奋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命令保镖蛇做好准备,明天与气功大师较量。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彻夜不眠。

阿奔居然打呼噜了。

第二天,校园里笼罩了一层神秘紧张的气氛。

全校师生都知道今天上午著名的气功大师要亲临敝校查清速变魔王的来历。

大家久闻该大师的英名,他不但身怀绝技,还是气功学会的会长,门下收有高徒数十人,个个都身手不凡。他们能用意念看病,据说还治愈了成千上万人的绝症。不少教职员工的七大姑八大姨闻讯赶来求医。

不知是谁通知了记者,从早晨起,各大报小报的男女记者就云集在校门口,电视台的摄像机和广播电台的录音机拉开决一雌雄的架式。

阿奔的爸爸代表阿奔的四位血亲到学校,这是阿奔的亲人们经过比自尊心后一致得出的结论--爸爸自尊心稍差,于是爸爸担负起这次丢人现眼的重任。

学校的礼堂座无虚席。

全校师生都必须参加这次活动--校长为了告诉大家一个真理:纸包不住火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主席台上放着一张大桌子。

桌上放着十几个速变魔王。

上午九点整。

一辆面包车驶进了校园。车上坐着气功大师和他的徒弟们。

车门打开,校长迎接。闪光灯在阳光下照闪不误,仿佛在同太阳比高低。

气功大师气宇轩昂地登上主席台,向台下鼓掌的师生们点头致意。

校长同气功大师低语着什么。

会场肃静。

“阿奔,请你到台上来。”教导主任在得到校长的授意后叫阿奔。

阿奔登上主席台,脸不变色心不跳。

气功大师和他的高徒们坐在椅子上,高徒之一走到阿奔的速变魔王之间。

大师先不亲自出马,让他的徒弟发功。

几千双眼睛虽然看不见那股神秘的气但仍然拼命地试图捕捉住那股气。

“他确实有功。”保镖蛇告诉阿奔。

阿奔知道了这位气功大师和他的徒弟不是江湖骗子,这更提高了他与他们较量的兴趣。

“干扰他的气。”阿奔命令。

“是。”保镖蛇遵命。

高徒之一闭目于冥冥中正试图搜捕速变魔王的残留信息,突然感到自己放出的气回不来了,他只觉得心慌意乱,口干舌燥,蚕豆大的汗珠从皮肤里钻出来满脸乱跑。

气功大师看出不妙,忙唤回高徒之一,换高徒之二上阵。

场内一阵小小的议论声。

高徒之二深知肩负重任,不能砸了师父的牌子。只见他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发功。

阿奔吩咐保镖蛇搞恶作剧。

高徒之二的气捕捉到了速变魔王的残留信息,经过一番去伪存真的判断,他宣布阿奔是从校长那儿弄来的速变魔王。

全场师生先是惊愕继而大笑,没人相信这个结论。

校长极度尴尬地站在主席台上哭笑不得。

阿奔笑得站不直身子。

气功大师知道他有什么样的对手了。在高徒之二发功时,气功大师悄悄发功,已探知面前这个叫阿奔的孩子不是一般人,他必须亲自出马与他决斗。

阿奔不想同气功大师较量了,既然人家是真功夫,就没必要砸他的牌子--有这么多记者在常没想到气功大师非较量不可。而且上来就亮阿奔的底。

“小兄弟,你的功夫不浅呀!”气功大师对阿奔说。

“我哪儿有什么功?”阿奔没想到气功大师直接冲他来了。

他还不想让大家知道他是超人。

台下传来阵阵议论。

“我看这气功大师没什么真功夫。”

“就是,都是道听途说,谁也没见过真练,这不,一真练准出洋相。”“可不是嘛,传得都邪了,还隔墙取苹果哪!”“愣说阿奔有功,他要是有功,还会这么老实地站在台上呀!”气功大师要为自己正名,有这么多记者在场,后果非同小可!

“明人不做暗事,咱俩比试比试,怎么样?”气功大师提出与阿奔斗法。

记者们兴奋了,他们有的用约翰逊服药后赛跑的速度去给报社打电话让留出版面,有的一边看一边写稿。摄像机马不停蹄地转,录音机加班加点地干。

阿奔不想砸气功大师的饭碗,也不想让社会知道他不是凡人,他决定成全气功大师。

“行。”阿奔同意了。

会场一阵惊讶--阿奔同意和气功大师较量!

“咱们比隔桌猜物。”气功大师出题目。

阿奔点点头。

校长派人将一个事先装好东西的桌子抬到台上。

只见气功大师和阿奔都闭目发功。

双方将猜到的物名分别写在纸上。

校长宣布结果:

“气功大师说桌内是苹果。阿奔说桌内是黑板擦。”教导主任当场打开抽屉,拿出一只苹果。

雷鸣般的掌声。

气功大师恢复了原先的神采,频频向台下挥手致意。

阿奔故意输的。

“还请大师查明这些速变魔王的来历。”校长说。

“是他偷的。”气功大师信口胡诌。

场内一片嘘声。嘘阿奔。

阿奔万万没想到气功大师来这一手。

“阿奔,你是先交待还是等气功大师说出具体过程后再承认?”校长问阿奔。

阿奔浑身的血都往头上涌,他顾不上许多了,他要治治面前这个身怀绝技品行欠佳的“大师”,哪怕是立刻就结束这次人生淘金历程也要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