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经典童话 > 蛇王淘金(下)

蛇王淘金(下)

作者:郑渊洁时间:2009-08-11

第二十一章

阿奔的爷爷在家庭其他成员的掩护下,终于又见到了重点小学的校长。

“给您一分钟时间。”校长像元帅像总统像皇帝像委员长就因为家长望子成龙心切才使他身兼数职享够了当元首的福。

“我的孙子阿奔书法很棒。”爷爷毕恭毕敬地对校长说。

“嗯。”校长漫不经心地看着表上运行的秒针。

“这是有关他的报道。”爷爷从包里抽出报纸。

校长没想到面前这个老头还能拿出证据来,每天到他这儿来诓他说自己的孩子是神童的家长成千上万,但能拿出证明的很少。

校长接过报纸。

“在第二版,对,就是这儿。”爷爷按捺住狂跳不止的激动心情,给校长指路。

校长忘记了秒针,全神贯注地看有关阿奔的报道。

“这是你孙子?”校长警惕性很高,他不能受骗。

“当然。”爷爷看见了曙光。

在屋外当第二梯队的妈妈看出第一梯队已初战告捷。

校长恨不得把全市的神童都集中在他的麾下。

“明天上午八点带他来面试。”校长递给爷爷一张准试证。

爷爷差点儿晕过去。

当阿奔看见爷爷和妈妈破门而入时,就知道他们成功了。

身为后勤组长的奶奶和担任情报组长的爸爸欣喜若狂,他们像足球运动员进球后和队友拥抱那样冲过去抱住爷爷和妈妈,四个人拥成一团发疯似地兴奋,把阿奔忘在一边。仿佛能让阿奔上重点小学本身就是胜利,至于阿奔不阿奔倒不重要了。

阿奔决定不上重点小学。死活不去。

“小奔,明天上午八点带你去学校面试。”爷爷满面春风。

阿奔点点头。他拿定主意考试时故意出洋相。

当天晚上全家人为阿奔次日的面试做准备工作,从服装到仪表从语言到举止--面授机宜--精心打扮。

“穿这件衣服好。”奶奶说。

“我看那件好。”妈妈有异议。

“还是这件好。”爷爷异军突起。

“穿这件吧,显得活泼。”爸爸又树新议。

新潮旧潮冷色暖色过渡色古色古香民族特色,全家人光为阿奔的服装就争论研究了三个小时。

第二天早晨,阿奔在四位血亲的护卫下来到重点小学面试。

前来面试的神童们云集在考场外边,一个一个等候叫名。

有考外语的,有考数学的,有考阅读的,还有声乐音乐表演,据说还有一位神童已学完了小学五年级的课程。

“阿奔!”一位老师站在考场门口叫。

“沉住气,好好考!”妈妈叮咛。

“别慌!”爸爸嘱咐。

“小奔。.....”爷爷说不出话来。

阿奔走进考常

考场设置在一间教室里,考官们坐在一个长条桌子后边。

在考官的对面放了一张课桌,考生面对考官站在课桌后边。

校长副校长教导主任等等学校的要官都端坐在长条桌子后边。

气氛庄严得像法庭。

“你叫什么名字?”主考问。

“阿奔。”阿奔没想到来人间还挨一次审问。考官如果知道他考的是蛇王,不知作何感想。

“家庭住址?”

“好像是住在。.....”阿奔开始装傻。

考官们先皱眉头,然后互相传递眼光,他们不明白连住在哪儿都不知道的孩子怎么混进了神童考常“你有什么特长?”“什么叫特长?”阿奔反问。

校长坐不住了,他意识到自己受了阿奔爷爷的骗。

为了保险起见,校长让考官给阿奔笔墨,说不定这个神童大智若愚呢。

“我见过报纸上对你的书法的报道,你给我们写几个字行吗?”考官把笔墨纸放到阿奔面前的桌子上。

阿奔拿起笔,蘸足墨,在纸上胡乱画了几横几竖。

考官们忍不住笑了。

校长脸红了。

“你出去吧。”考官对阿奔说。

“等等!”校长咽不下这口气,“去把他爷爷叫来。”一位考官走到考场门口,喊:“哪位是阿奔的爷爷?”“在这儿,在这儿。”爷爷从人群中挤到考官身边。

“你来一下。”考官说。“校长要见你。”

人群一阵惊讶,校长在考场接见家长,这可是罕见的。这孩子准是超级神童!

家长们好奇地趴在考场的窗户上往里看。

“这些家长,一点儿不遵守纪律!”考场内的一位考官要去轰趴窗户的家长。

“别轰,让他们看。”校长要给这些家长上一课,如果还有诓他的,最好赶快带着孩子回家。

阿奔的爷爷怀着难以描写的心情走进考场,站在孙子旁边。

“校长要见我?”爷爷问校长。

“你的孙子有什么特长?”校长问。

爷爷觉出不妙。

“书。.....法。.....”他底气不足。

“说清楚一些。”校长像审判长。

“......”爷爷不敢说了。

“快说呀,你看外边有多少家长在等着考试,你不能耽误大家的时间呀!”校长开始挖苦爷爷。

“书法。.....”爷爷像被告。

“这就是你孙子的书法作品?”校长举起阿奔刚才写的字给爷爷看,然后他又给窗外的家长看,窗外一阵哄笑。

奶奶妈妈爸爸在窗外差点儿撞墙自杀。

爷爷满脸通红。长这么大,他还没受过这种侮辱。

“你必须当众承认自己弄虚作假,欺骗校方。”校长杀一儆百杀鸡给猴看。

“我。.....没有。.....欺骗。.....”爷爷否认。

“那你让他写字给大家看!”校长将爷爷一军。

爷爷不敢。

“你说没欺骗校方可又不敢让孙子当众写字,这不是拿大家的时间开玩笑吗?”校长义正辞严。

窗外的家长不干了,纷纷遣责阿奔的爷爷。

阿奔可怜爷爷了,他头一次看到爷爷的眼眶里含着屈辱的泪水,尽管他认为这是爷爷自找的,干吗非要让自己的孩子上重点小学?干吗非要望子成龙?可阿奔还是可怜爷爷,他不忍心看爷爷处在这种任人嘲弄的境地。

阿奔要帮助爷爷打败这些嘲笑他的人。

“我会画画。”阿奔突然说。

考官们都笑了。

“我可以画给你们看。”阿奔又说。

“他会画吗?”校长问爷爷。

爷爷从不知道阿奔会画画,他不敢说。

“这孩子神经不正常吧?”一位考官提出了新见解。

“大概是遗传吧。”另一位考官以幽默方式寻根。

一阵哄堂大笑。

阿奔一边命令保镖蛇协助一边自己取过文房四宝。他将纸放在课桌上。

又是一阵更大的哄笑。

阿奔索性不理他们,埋头作画。

一位考官走到阿奔身边,他渐渐不笑了,眼睛里露出惊讶的光。

校长从部下的表情中看出了意外,他迅速走到阿奔身边。

一幅极具功力的画即将完成:一只猛虎在草丛中小憩。

阿奔画完后将画举过头顶给大家看。

一阵赞叹。

爷爷激动得老泪横流,抱起孙子使劲儿亲。

考官们把画拿过去评判。

“这是大手笔呀!”美术老师简直不相信这幅画出自一位6岁的孩子之手,要不是亲眼看见,就是拿枪顶着他后腰他也不信。

“大智若愚!大智若愚!”另一位考官下棋语。

“我说嘛,我怎么会受骗呢!”校长就是校长,没有错的时候。

阿奔觉得这还不够出气。

“谁能用英语和我对话?”阿奔问,“考官中有懂英语的吗?”英语老师用英语回答:“你会英语?”阿奔纠正了英语教师的语法错误,然后开始操着流利的英语同英语考官交谈,还时不时纠正对方的错误。

全场鸦雀无声。

就连爷爷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爸爸妈妈奶奶不顾一切地冲进考场,分享荣誉和光彩。

校长已经看傻了,他意识到面前这个神童会给他带来什么。

“录取了!”校长宣布。

当场录取,这是该校唯一的破例。

阿奔成为该市最重点小学的学生。

阿奔不愿意上重点小学,他清楚越是重点小学越受约束。

阿奔想自由自在地度过人生,可人生气不让他自由自在地度过。他不忍心看亲人当众受嘲弄,那他就得上重点小学。

就要开学了。全家人对阿奔的学业感到满意。他们见到邻居见到亲戚见到同事就宣传就吹嘘就情不自禁地笑,阿奔被重点小学录取证明了他们的价值,证明他们的公关能力社交能力遗传基因能力教育子女能力都是第一流的。

在阿奔正式上学的头一天晚上,在爷爷的提议下举行家宴庆祝。

“阿奔,你要好好上学,每次都考100分,有信心吗?”爷爷端着酒杯问孙子。

阿奔望着爷爷身后的墙发呆。

“为阿奔永远考100分干杯!”爸爸一饮而荆从不喝白酒的奶奶和妈妈也龇牙咧嘴地喝干了手中的酒,只要阿奔能永远考100分,别说喝酒,让她们喝硫酸都行。

亲人们还为阿奔制订了严格的学习措施保安措施营养措施交友措施吃喝拉撒睡措施。

阿奔对学校充满了好奇感,他渴望和同学交朋友,渴望友谊。过去上学前班时每次只有一节课,上完就回家,同班的小朋友一个也不认识。这回好了,可以整整一天呆在学校,想怎么和同学玩就怎么玩。

第一天上学,阿奔就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