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经典童话 > 没有风的扇子

没有风的扇子

作者:孙幼军 时间:2011-04-22

对啦,这是小扇子。她插在小丁阿姨上衣的大袋子里。小扇子一边哭,一边说:“这都是我不好……要不是为了给我找风,你们都不会到这儿来。明天早上,咿——他们就要……咿——就要杀死小丁阿姨……那个老太婆说的,咿——”

大伙儿又一齐来劝小扇子。可是他们只是“嗯嗯”了一阵子,弄得小扇子哭得更伤心了——为了她,大家都变得连话也不会说!

谁也不再“嗯嗯”了,反正别人也听不懂。他们都一声不吭地想心事。

“实在是怪我,”小丁阿姨心想,“我比姗姗她们都大,应该先弄清这是什么地方,再想办法进来,不该领着她们瞎闯一气。”

“怎么能怪小扇子呢,”田田也想,“是我不好。都是我把大家拖来的。要不是我去拉姗姗,她就不会来。爸爸要是领着,也不会这样,可是我不乐意让爸爸带着。”

司机叔叔也在想,可是他并没想应该怪谁。他正在想用什么办法才能把大家救出去。

“应该先把手上的绳子除掉,然后揭下嘴上的劳什子!”司机叔叔想,“解放了嘴可以商量一个办法出来;解放了手可以对付敌人……”

门外不停地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那是走廊里看守的卫兵盔甲、武器互相碰撞的声音。听脚步声,门口至少有四、五个人。

“那些头上长角的家伙可不好对付,”司机叔叔想,“解放了手以后,要想办法骗他们进来,抢一件武器,领大伙儿冲出去……”

司机叔叔看看小丁,又看看姗姗和田田,朝她们挤挤眼睛,然后转过身来,背靠着墙,摇晃着身体,让水泥墙磨手上的绳子。

“对呀!”大家一看,都明白了。她们也学着司机叔叔的样子,立刻在墙上磨起手上的绳子来。

姗姗和田田两个也“嚓嚓”地磨得很快。可是绳子捆得很牢,不一会儿,她们的手磨破了,血流出来,涂在墙上。

小扇子看见墙上的血,心里很难过,又流出眼泪来。

司机叔叔第一个磨断了绳子,他跳过来,要给大家解开。这时候,小丁阿姨、姗姗和田田手上的绳子也都断了!

他们都把自己嘴上该死的橡皮膏揭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