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江拉和结拉

江拉和结拉

作者:童话故事编辑 时间:2009-08-26

村镇里,有两个邻居:一个穷,一个富;一个瘦,一个胖;一个聪明,一个笨。住在小泥土房里的,是聪明的穷人,名叫瘦子江拉;他的邻居叫胖子结拉,是个有钱的笨蛋,他住在四柱八梁的藏式高楼里,整天琢磨些坏主意。不过,他没有一次不败在江拉的手下,真是:这边的牛粪没捡着,那边的筐子也丢了。

一、栽头发

瘦子江拉断粮啦!

他从墙洞里朝外看,看见邻居结拉,正在楼房里吃喝,面前的羊腿、牛肉堆成了小山,他那光光的脑袋左摇右晃,好象敬神的供果上抹了一层酥油。江拉一摸脖子,主意出来了。

没过多大功夫,江拉就骑着一匹风都吹得起的老马,哼着欢乐的藏戏调子,出现在财主结拉的楼房下。结拉从窗户里伸出那颗光秃秃的脑袋,吼道:“格!江!经过我老爷的门口,为什么人不下马?马不解铃?”

“老爷,请原谅!”江拉在马上不停地弯腰行礼,象风里的芦苇。“我要赶到宗政府去,给宗本大人栽头发!”

“什么?栽头发?头发能栽吗?”胖子大吃一惊,张大了嘴巴,起码可以塞进一条羊腿。同时,不由自主地摸摸自己的光脑袋,那里象石板地,寸草不生。

“老爷不信,跟我到宗本那里看看得啦!”江拉踢打着老马,急着要动身,样子挺神气。

“江!江!等一等!”财主的语气变柔和了,胖脸上堆着笑,“我是说,象我的脑袋,能不能栽……”

“能,当然能!家你这样的脑袋我栽过的头发,比吃过的萝卜还多咧!”江拉说得很干脆,脸上的笑又多了三分。“不过,栽一头黑发,要给我家送一驮青稞。”

他讲完,吆喝着老马走了。财主结拉听说要一驮青稞,就象砍掉他一个指头,心痛了半天,最后他还是想通了:“一驮青稞长一头黑发,合算!合算!”

他把青稞送到江拉家,便站在门口等呀、等呀,一直等到太阳偏西,江拉才骑马赶来,累得满身是汗。其实,江拉并没有到宗本家去,而是躲在山上看,看见结拉送去了青稞,便急急忙忙下山。他洗过手、煨过桑,坐在垫子上,膝盖上铺一块光板羊皮,请结拉坐在自己的身边,光秃秃的脑袋搁在羊皮上,然后掏出一把很尖的锥子,口念六字真经,在结拉的头上狠狠地一截。

“啊措措!痛死我了!”脖子结拉张开嘴大叫,好象挨了刀的公牛。

“老爷!不要叫。再叫,栽的头发就不长了!”江拉又摸出一撮牦牛尾巴,插在刚才戳出的洞里,吹了吹,又扎了一锥子!

“我的妈呀!”结拉跳起来,捂住脑袋在房子里乱蹦。

“老爷,圆根要一坑一坑地种,头发也要一眼一眼地栽呀!象你这样大的脑袋,起码要戳百多个窟窿!”

“什么?一百多个窟窿!这我还活得了吗?”

“我栽过头发的人,有死的,也有活着的。老爷福大命大,我看不会死。”江拉说完,又拿起很尖的锥子,朝结拉的头上戳。

“天啦!我要命,不要头发啦!”胖子结拉拔腿就跑,逃到楼上躲藏起来,怎么也不肯下来了。

讲述:日喀则三居委会平措

二、宰小牛

瘦子江拉从日喀则回来,家里乱成一团,原来他们家仅有的的一头小牛,被胖子结拉抓去顶债了。

他顺手揭起大儿子的破毡帽,又取一件旧氆氇衫,馒慢地溜进财主的后院,找着自己的小牛,用氆氇衫一包,套上破毡帽,象抱孩子一样抱着,大大方方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