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神耳听画

神耳听画

作者:翡翠时间:2014-10-28

一、神耳

闽江府的刘府台在三年前上任的时候,便肩负着两个重任,一个是剿灭水匪仇九,另外一个就是找到被仇九劫去的八万两税银。去年的时候,刘府台终于灭掉了仇九这个大水盗,可是那笔数目庞大的税银却没有着落。

荷香山庄的庄主皇普睿是刘府台的好朋友,他非常体谅殚精竭虑的刘府台,便在他生日这天,特意在荷香山庄中摆了十桌酒席,将本地诸多乡绅名士,全都请了过来。

皇普睿原本是个写诗作画无一不精的名士,可是天意弄人,他在四十岁的时候,患了一场眼病,以至于瞽目失明,但他却是刘知府的第一智囊,故此在闽江府,没人敢轻看他一眼。

正午时分,皇普睿正要宣布寿宴开始,就在这时,门口迎客的仆人高喊道:“高老爷、钱老爷到!”

高老爷是个米商,钱老爷是个木材商,他们两个不仅是闽江府的首富,而且都将生意做到了京城。今日刘府台过生日,他们特意从京城请来了两个画师,然后一路急行,赶回了闽江府,到荷香山庄为刘大人祝寿来了。

高钱二人别看表面上嘻嘻哈哈,可是背地里都恨不得给对方一刀子,两个人对着刘府台说了一段祝寿的客套话,便一起闪身,他们身后走出一老一少两个画师。

老者名叫墨玄,年轻人名叫澹台远,他们两个人都是冠绝京城的大画师。墨玄今日给刘府台带来的画名叫《古月遒松图》:一轮古月高挂,月下劲松遒劲如龙。这幅画寓意高妙,祈祝刘府台身体康健,官运亨通。

澹台远携来的画是一幅《昆仑冰江图》,昆仑巍峨,寒雪封江,画意翩翩出尘,望之令人心神俱爽。这幅画是在盛赞刘府台人格出众,不染微尘。

刘府台看罢了两幅画,不由得拊掌喊好,他正待收下这两份高雅的贺礼,就见高钱二人一起走出来,说道:“刘大人,您给品评一下,这两幅画,究竟哪幅画画技更高一些?”

很显然,高钱二人今天是要斗画了。

二、听画

刘府台仔细观画,也是觉得犯难,这两幅画画风各异,难说哪幅画更好一些。他转头对参宴的宾客道:“诸位给看看,究竟哪幅画更佳一些?”

这些参加寿宴的宾客,纷纷凑上前去,七嘴八舌地品评一番,可结果却还是难分高下。

高钱二人今日都想在刘知府面前压对方一头,他们俩自然不肯接受难分伯仲的结局。皇普睿虽然眼睛看不到,可是耳朵却听得很清楚,他为了让寿宴进行下去,便从座位上站起来,说:“评画优劣的事儿还是让我来吧!”

墨玄和澹台远看着双目已盲的皇普睿,他们也是狐疑满脸,一个盲人又如何鉴画?

皇普睿一讲鉴画的方法,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他竟要用耳朵听画。皇普睿当然不是用耳朵听《古月遒松图》和《昆仑冰江图》这两幅画,而是让墨玄和澹台远再当场各画一幅以“雨”为题的新画,皇普睿听着墨玄和澹台远落墨的声音,他就能分辨出两个人做画技法的高低。

墨玄和澹台远平日里就互相不服气,他们对视一眼后,分别来到了两个已经备好画具的桌子边。墨玄画的是一幅《春雨芭蕉图》,而澹台远画的则是一幅《秋雨长河图》。

两位画家运笔如飞,墨落淋漓,时间不长,两幅画就完成了。墨玄和澹台远搁笔的时候,皇普睿白果似的眼睛一翻,他用肯定的语气说:“还是澹台先生的画技高上一筹呀!”

墨玄听皇普睿贬低自己的画作,他一拍桌子叫道:“皇普庄主,您讲我的画技不如澹台远,请道出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您要是‘瞎’说,可别怪墨某人不客气!”

皇普睿说道:“你们二位画的都是‘雨’画,可是在持笔作画的时候,落墨的声音却优劣不同!”

春雨应该绵密,可是墨玄在画雨丝的时候,却是墨落如石,稍显微重,雨丝画到一半,墨玄还因体力不济的缘故,停了一小会儿,这样画出的雨丝岂不是前后不一,意境全变吗?

而澹台远画的秋雨却完全不同,他用苍凉的墨点,一口气便将秋雨画毕,可见澹台远画画的技法,绝对比墨玄高出一筹!

墨玄面对皇普睿高人一筹的点评,他立刻哑口无言,只得垂头丧气地归座,吃罢了寿宴后,他和高老板两个人就灰溜溜地离开了。刘知府兴奋地拉着澹台远的一只手,说:“澹台先生,我来此地任府台,总想请高人给我画一幅《闽江图》,您一定要帮我完成这个心愿!”

澹台远最擅长画的就是烟雨湖波、江河浩瀚。他听罢刘府台求画的要求,当即慨然应允。

澹台远略事休息,就来到了皇普睿的书房中,他举笔舔墨,笔势吞吐,半个时辰后,一幅三丈长的青宣上,就出现了一幅曲折奔腾的《闽江图》。

三、秘密

刘府台厚赏了澹台远,然后亲自将他和钱老板送出了荷香山庄。刘府台回到了皇普睿的书房,他低声问:“皇普先生,您听到澹台远运笔作画,画笔在《闽江图》上停顿的地方了吗?”

皇普睿摸索着走到了《闽江图》前,他用手往画上一点道:“停顿之处,就在此地!”

澹台远原是闽江府人氏,他的老师就是本地最有名的画家风子清。四年前,当时的赵府台将闽江府的全部税银八万两装在了两只大铁箱中,然后派官船载着大铁箱,直奔京城而去。

风子清和当年的赵府台关系很好,他正好要到京城办事,便领着徒弟澹台远一起坐着官船,直奔京城。可是船行闽江,遭遇水盗,满船的人只逃了澹台远一个,剩下的人,全都被大水盗仇九杀死了。

澹台远身上被蒙面的水盗砍了三刀,他负伤潜水,泅到下游,幸被一名渔夫所救……赵府台随后开始查贼拿盗,可是没过多久,他就被水盗头子仇九在睡梦中取走了脑袋。

刘府台奉朝廷之命来到闽江府,随后领兵开始不遗余力地剿捕仇九,一个月前的时候,仇九等一干水盗被官兵困在闽江的一个江汊中,一场邀战后,仇九等人因不肯投降,最后纷纷拔刀自杀。刘府台只抓到了一个身受重伤的仇九的心腹。这个水匪告诉刘府台,仇九当时劫银杀人后,他随后便将那两大铁箱子官银沉到杀人地点的闽江之中!(原作者:翡翠)这个水匪还没等告诉刘府台那笔官银的沉江之处,便因为伤重,他脑袋一歪,咽气身亡了。

闽江长有百里,若想打捞,必须确定铁箱沉江的具体位置。刘府台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一个消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澹台远经过努力,已经成为了京城的名画师。

刘府台做梦都想将那笔数额巨大的银两据为己有,他就和皇普睿借着寿宴定计,串通钱老板以献画为名,将澹台远骗到了闽江府。

将澹台远骗到闽江府只是手段,哄他画《闽江图》才是目的。澹台远四年前被仇九砍伤落江,他当时并没有昏迷,借着月色,他永远记住了自己落江之处。

澹台远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当他画《闽江图》的时候,画到自己当年中刀落江之处,他一定会忆起那段血腥的往事……皇普睿凭着异常灵敏的耳朵,绝对可以听出澹台远的犹豫之笔,而当年风子清的遇害之处,就是水盗仇九的沉银所在。

刘府台看罢了皇普睿指引的地方,他吸了一口冷气说:“铁马渡!”铁马渡可是闽江之上水流最为湍急的地方。看来仇九将沉银之处选在这里,确实是费了一番心思。

刘府台的侄子刘猛目前在闽江上做河管,刘府台就将寻找铁箱子的事情秘密交给了刘猛,果然七天之后,刘猛领人就将铁箱子捞了出来,并偷偷地用马车送到了郊外的土地庙。

当天晚上,皇普睿和刘府台一起来到了郊外的土地庙,打开破旧的庙门,刘府台看到刘猛手持单刀,正领着几个人站在箱子旁。昔日装官银的大铁箱子,因为落水时间太久,上面已经出现了好几个锈洞,刘知府一摆手,刘猛举起手中的利刃,只听“咔咔”两声,锈迹斑斑的铁锁就落在地上,箱子盖也被打开了。果然箱子里面,全都是一锭锭的官银,虽然这些银子上面还挂着青苔水渍,但这八万两白银,真的够土地庙中的这些人挥霍一辈子的了。

刘府台激动地冲上前去,他伸出双手,贪婪地抚摸着“叮叮”作响的银锭,皇普睿却警觉地道:“不对,这不是银锭子的声音!”

刘府台打了一个哆嗦,他将一块银锭丢在了地上,对刘猛说:“砍开它!”

刘猛挥刀“咔嚓”一声,砍开了银锭子,这银锭子里面竟是铅块,外面的颜色竟是镀上去的白锡。

刘府台气得大叫道:“给我将铁箱子推翻,我倒要看看里面都是一些什么东西?”

刘猛领着几个手下上前“哗啦”一声,便将铁箱子给推了一个底朝天。除了箱子上面的一层假银子,里面码放的竟是一层层的烂木头,皇普睿还没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听刘府台和刘猛等人吓得“嗷”地一声怪叫,撒腿直奔庙外跑了过去。

铁箱子因为朽烂露洞的缘故,那堆烂木头中间,竟生活着大量手指长短的闽江水蛭,这些硕大的水蛭不仅有毒,而且一旦啮破了人身上的皮肤,会随着人身上的血液,一直爬到人的心脏,水蛭将人心脏啮破,那个人就会吐血身亡了。皇普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他一把抓住了逃经自己身边的刘府台,两个人你拉我逃,最后“扑通”一声,倒在了遍地蠕动着的水蛭堆中……土地庙中,立刻响起了人的惨叫之声……赵府台其实早就已经将八万两官银挥霍一空了,他为了补上这个巨大的亏空,便用两个铁箱子装满了假银子,他还故意放出消息,引水盗仇九来劫,仇九打开铁箱后,这才知道上当,他便不怀好意地将两只假官银箱全都丢到了滚滚的闽江之中。

仇九夜入府衙,逼问赵府台税银的下落,当他知道那些银子都被贪官挥霍后,当即手起刀落,杀了赵府台……皇普睿在土地庙中,他那一双神耳,虽然听出了银子的真假,但他却没有听到铁箱子里水蛭蠕动的声音,他显然也是被贪心迷了神志,当水蛭钻进他和刘府台身体的时候,相信两个人都会有一番与众不同的感受,可是那感受是什么,却没有人知道了……

图文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