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还债

还债

作者:童话故事编辑时间:2009-08-26

1111小时候外婆常跟我们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义之财不能要。谁要是昧着良心巧取别人的财物,那就是欠下了别人的一笔债。今个欠下的,明个是要还的。"外婆怕我们不懂,还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

1111说是很早以前,泗县、五河往来于南京的那条古商道,过去叫"江淮中道",就是在这条古道上有个叫"土沛"的镇子,也就清朝后期改名为"古沛",直到现在还叫"古沛"的那个集镇。别看镇子不大,可一条东西街道有半条街都是南方过来的商人。其中有个打油的,原是浦口人,姓蒋,不知叫什么名字,小一辈人都叫他蒋老板,同辈和长辈人称他蒋蛮子。这蒋蛮子好手艺,他打的麻油,一是清亮,二是纯香,夏天浇在小菜上,光闻那香味,就能增加食欲。他在镇上干了近二十年了,人缘好,生意做得也精,加上这南北商道上贩子们也就认准他家的油,所以生意十分火红。就在他家一墙之隔,有个做杂货生意的店铺,老板姓赵,也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因是北方人,同辈和长辈都叫他赵侉子。这赵侉子讲话有点冲,好抬死杠子,人缘也不太好,生意做得也小,家境不算宽裕。因和蒋蛮子是紧邻,两家又都是外乡人,相处的也还算好。蒋蛮子常常接济赵侉子。赵侉子也偶然回敬一些针头线脑的常用东西给蒋蛮子。

1111不知是谁家,也不知哪个先提出要将赵侉子家三岁的女儿给蒋蛮子做干女儿,这蒋蛮子还真的扯了两丈花布给干女儿做了春、夏、秋、冬四套花衣服,这赵侉子也回敬了四坛酒。两家就"干亲家"的你来我往了。这年冬天,浦口那边给蒋蛮子送来信,说是老太太行了。这蒋蛮子要把二十坛香油暂放在赵侉子家,说是等老太太过世后过了"五七"再回来。因每坛都是封了口的,也不怕风吹雨淋,就放在赵侉子家后院顺墙根摆着。赵侉子还弄了两样小菜请蒋蛮子喝了两杯,算是送行。这土沛离浦口最多也就是两天的路程,可平时生意太忙走不了,一年中只有中秋节和过年能回家几天。两个干亲家道了别,蒋蛮子第二天一早就走了。

1111话说这天,赵侉子家在后院铺了两张筛子晒豆子,不知是谁家几只鸡从墙洞里钻进来吃豆子,连吃带刨,豆子滚的到处都是,赵侉子发现了气得抓起一只小板凳就砸,这一板凳飞出去却砸在了人家蒋蛮子的香油坛上。赵侉子不由得叫了声"不好",心想这下要赔人家一坛油了。岂料坛子砸碎了却不见一滴香油流出。在阳光下有两锭银子在闪闪发光,甚是耀眼。赵侉子跑过去一手抓起一只银锭掂了掂:"乖乖,都是二十两的银元宝"。赵侉子又打开其它坛子,每坛都有两锭。二十坛一共有四十锭、八百两。赵侉子惊得目瞪口呆,心想:这么多银子,别说有了,连看也没看过这么多。乖乖,这蒋蛮子还真能攒,平日还说打油利小,妈的,利小能攒下这么多银子?又一想: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肚里不藏着鬼的。去他妈的,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发",也该我赵侉子粗几天腰了。一不做,二不休,这赵侉子把银了全拿出来收藏起来,把二十只空坛都装上了油。然后沿墙摆好。人说侉直、侉直,看来这赵侉子在八百两银子面前系起了肠子。

1111再说蒋蛮子奔到家后,老太太看了最后一眼就归天了,一家人忙完了丧事。蒋蛮子过"五七"三十五天就匆匆赶回土沛。赵侉子见干亲家回来了,装着无事似的和蒋蛮子一起把油坛搬回蒋家。当蒋蛮子打开封口一看,个个坛子都满满地装上了香油,不见了银子。顿时傻了眼,气得要过去和赵侉子理论。但一想临走时明明说是二十坛油,现在这二十坛油摆在面前,你要说坛里装有银子,到哪去说呢?蒋蛮子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一口气阻在心口窝,病倒了。可最让人生气的是,这赵侉子一边忙着请大夫,一边一日三餐的送吃捧喝。土沛镇上下都夸赵侉子是个大好人。没两天蒋蛮子死了。赵侉子花钱雇人去浦口蒋家报丧,蒋家兄弟姐妹来了好几个,听赵侉子说干亲家回来后还念叨着老太太,可能是伤心过度而亡。满镇子人都夸赵侉子够义气,蒋家人又见赵家几岁的女儿披麻戴孝,甚是感激。蒋家的人提出要将蒋蛮子灵柩抬回去安葬。但所带银两可能不充足,问能否请赵侉子把油坊无论几个银子变卖了。这赵侉子把胸脯拍着"咚咚"响。请人盘了价,连油带东西一共可作四十两银子。可镇上一时没有愿买,赵侉子便拿出四十两银子自己买了下来。另外出钱替蒋蛮子买了口上等棺材,还哭得死去活来,说平时蒋蛮子为人怎么怎么好,对他家小女怎么怎么疼爱。哭得周围人都受了感动,也都陪着一同流泪。蒋家兄弟姐妹对赵侉子千恩万谢后,将灵柩运走了。

图文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