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神话故事 > 中国神话 > 狐娘

狐娘

作者:雅苑琼林时间:2014-08-27

秀兰在痛苦中挣扎着,一双手抓挠着床栏都抓出了血,“大太太就快了,你要坚持住啊,大太太,我接生这么多年,还从没遇到你这情况的,唉!娃子的腿先出来,难产啊!幸亏我老太婆有这经验。”接生婆的眼泪下来了,女人生产的不易,接生婆还是初次碰上,下身已经撕裂,惨不忍睹,二姨太交代的事儿,让接生婆犯了难。不做吧,接了人家的银子,做吧,这不是丧良心吗?这时候,天空轰隆隆又响起了雷声,数日来的连绵雨让红崖城浸泡在浓浓的雨水中,雷声比那天在荒原古道的还要清脆,王员外在疾步走向大太太那房时,暴雨就像天开了一条口子,猛烈地泼了下来,怎么办?一个很健康的可爱的男娃在接生婆手里哇的一声哭开了,秀兰已经昏厥过去,接生婆颤抖着手,一想起二姨太那二百两纹银,还有承诺事成后给自己再加十两银子的诱惑,让接生婆只犹豫了一会儿,就点了婴儿的一个穴道,婴儿止住了哭泣,然后速急的把一个从民间买来的脑瘫婴儿李代桃僵换下来,将秀兰生的装进了一只背篓里。做完这一切,接生婆的心还在咚咚咚跳个不停。

王员外进来的时候,接生婆抱着娃子过来对着二姨太和王员外说:“大太太生了,是男孩。恭喜您。”

窗外的闪电和雷声噼噼剥剥炸响,此刻的王员外没有细看孩子,因为是男孩,王员外自然喜出望外,抱着孩子又亲又啃,“我的老天啊,我王勃终于有儿子了!喜事!天大的喜事!果果,重重赏了接生婆!”接生婆哪里还敢再拿银两?二姨太瞥了眼那孩子,疑惑的看了接生婆一眼,接生婆心领神会,急忙谢过王员外,起身告辞。王员外也没看出破绽,送走接生婆,大雨倾盆,接生婆一边走一边念叨,人是最残忍的动物,这孩子虎头虎脑的,咋忍心给扔到热河呢?唉!我这不是伤天害理吗?

接生婆走到了热河边,浑身已经湿透了,竹篓上因为盖着一块塑料所以没湿,襁褓中的婴儿,还在甜甜的熟睡,接生婆看了又看,不忍就这么将孩子送到热河,找来几根树枝编了个竹排,把娃子重新放进竹篓,盖上那块塑料,“孩子啊孩子,我也没办法,但愿你能遇上好人,救下你。希望你别恨我,唉!”水面上雨点像蒜辫子一样铺天盖地下来,那只小竹篓随着下面铺的树枝慢悠悠的飘向远方,接生婆叹息了声,消失在茫茫的雨幕中。

这时候,一个人敏捷的闪出热河畔的梧桐树荫,朝着还没飘远的竹篓奔了过去。

雨继续下着,雷声咆哮着。天下的故事还在上演。邪恶的黑暗的善良的美好的,问世间万物谁主沉浮?

二姨太的心狠手辣一直被大太太的丫鬟秋红看在眼里,那段时间,当大太太要生产时,意外被支走的大太太的嫂嫂绿茶,就让秋红感到不对头。平时,这个绿茶身体棒棒的,做事为人风风火火的直肠子,王府的人都很喜欢她。在这节骨眼上,绿茶突然走了,不由的人不怀疑。有心计的秋红除了提醒大太太秀兰要提防二姨太,还能做什么?“太太,我在想您应该赶紧找个可靠的人来接生,二姨太那双眼珠子可是一直在窥欲你!休怪奴婢多嘴。这个王府成了二姨太的天下了,自打老爷走后,王府改朝换代了,太太您忠厚善良,可千万别被她欺负了。”

“秋红,你也就在我这里牢骚几句,在厅堂和别人那里决计不要提二姨太半个不字,上上下下都是她的眼线。”

“知道了,太太。我还是那句话,咱自己去找接生婆,这样吧,我现在就去。不能让二姨太占了先。”秋红的话,秀兰考虑过了,有道理,“不过,秋红,你要多长心眼子,二姨太一定会派人盯梢你!”

“放心吧,太太。我注意点就是了,您在家好好地,等着俺回来。”

就在秋红换了一套男人服装,黑色的紧身服,绕过正门从后花园假山石出去后,秋红身后就跟着一个人。与此同时,阳光暖洋洋的耀着一切,大太太秀兰就感到一阵钻心的疼,从脚底攀升到大脑,肚子开始滋滋啦啦的疼。偏巧,二姨太摇着桃花扇走了进来,左右跟着丫鬟小青小月。“哎呀,姐姐,您这不是要生了吗?瞧瞧您吧,平素也不当我这个妹妹是家里人,这老爷不在,三妹妹郭敏又整天吃斋念佛,心思不在王府的治理上,我也就是个受累的命儿,姐姐,和我不要客气了,小青啊,你将大太太扶上床,“马浒,马浒你抓紧去城里找接生婆哈,越快越好!”接到命令的马浒朝二姨太使了个眼色,事实上二姨太早有准备。

三姨太郭敏的房子和二姨太只一壁之隔,那黑,三姨太出来倒尿壶,经过二姨太窗口前,屋里两个人的对话,让郭敏听得一清二楚。

“马浒,如此花大价钱在东城买个脑瘫的孩子,你确保不会被老爷发现?”

“二姨太,您就放心吧,这娃子出生的时间是在昨天晚上,和大太太今天生产基本吻合,而且,我彻底封住了那家人的嘴,不许他们外出去说。”

“嗯,不行。东城距离这儿只有五里路,一点走漏半点风声,你我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这样吧,你请好了接生婆后,远远地打发了他们,必要时做了他们。以免留下后患。”

二姨太的话还是让马浒吓了一哆嗦,那可是人命关天啊,马浒再丧心病狂也不会杀人呢。

二姨太看出了马浒的由于,柳叶眉一挑:“马浒,你别以为你不杀人佛祖就会放过你,你别忘了,三姨太是怎么变成终生不育的。”马浒一激灵,就想起三姨太进的王府后,深的王员外宠爱,大喜半个月后,三姨太就在全家人的饭口上又呕又吐,果果一看,这三姨太有喜了,一旦三姨太生了儿子,王府的十几家店铺万贯家资可就是三姨太和孩子得了。二姨太就差派马浒在一云游道士那里买来的花药,将三姨太弄成了一辈子不能做母亲了。当时,看着三姨太痛苦万状的样子,马浒心如刀绞。自那以后,王老爷对三姨太也很冷漠,郭敏终日吃斋念佛,足不出户。

当三姨太听清了,二姨太和马浒要在大太太生下的孩子身上做手脚时,一害怕踩翻了二姨太门口的痰盂,咣啷一声在如此夜晚显得分外清晰。“谁?马浒有人偷听?如果被听到,你我的计划都落空了!”

郭敏急中生智,学着猫叫了两声,事有凑巧,二姨太的宠物猫贝贝从外面拉屎回来,二姨太松了口气说:“乖宝宝,原来是你啊,吓了我一跳。马浒你去办吧,事成之后,我给你一笔银子,你携家眷告老还乡吧。”

“谢过二姨太,小的这就去办。”

温文尔雅的郭敏虽然整天手敲木鱼,不闻窗外事,但是,王府的变化,郭敏都看在了眼里,王老爷走后,二姨太将原先的家丁找借口全换掉了,就在马浒受差遣去东城做这些不可告人的够当时,郭敏也有了自己的计划。

接生婆就在当天,大太太要生产时,被马浒带到了王府。郭敏那几天晚上将通向大太太的房间的墙壁凿了个洞,所以,当二姨太要接生婆李代桃僵,郭敏看的清清楚楚。秋红的接生婆还没找回来,这边,大太太快生了,挡住了刚回府的王员外,这时候,天空雷雨大做,接生婆已经按照二太太的吩咐将那个有脑瘫的孩子放到已经昏迷的大太太的床上,把大太太生下的一个健康娃子放进随身背来的竹篓里。三姨太泪水都出来,这个歹毒的婆娘,孩子是无辜的,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最毒妇人心啊!

三姨太知道秋红是出去找接生婆了,还没回来。怎么办?这些年尽管自己装聋卖傻吃斋念佛,二姨太还是警惕她。看来秋红也危险啊!如今一出去半天了,怎么着也该回来了。郭敏刚在猜测,就看到王府管家四邪子行色匆匆赶了进来,中间看到王员外回来,急忙拜见了王员外,因为,大太太生下的是个男娃,还没看出端倪的王员外甚是欢喜,对管家四邪子去哪只是问了句,就进了产房,抱起孩子看了又看。窗外雷声隆隆,接生婆拿了二姨太给的银两,将换下来的孩子放在背篓里,上面盖上油毡纸。亦步亦趋的走进磅礴的大雨里。郭敏在雷雨的掩护下追了上去。

接生婆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这不是造孽吗?啊?这么小的娃子,人真是太狠毒了,不不不,我吴婆子接生二十年从来没干这缺德的事,我……老天啊,你说我该怎么办?”

轰隆隆的雷声在接生婆的头顶呼啸,吴婆子的衣衫早就湿透了,雨水随着裤脚往下淌,快到热河边了,吴婆子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蹲在河畔,掀开油毡纸,抱出襁褓中的娃子,”孩子啊孩子,不要怪我了,我一个快要死的人,倒真想替你去死呢,可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不得以而为之啊!”吴婆子找来了树枝编排了一个筏子,将孩子放进竹篓,再次盖上油毡纸,放在筏子上,轻轻一推,筏子就随着那湍急的河流奔向了河中央,吴婆子跪在泥泞的雨地上,朝着筏子远去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消失在茫茫的雨幕中。

随后赶到的三姨太望了望湍急的河面,义无返顾的跳进了河里,幸亏三姨太学过游泳。三下两下追上了那个悠悠飘浮的筏子。一手托着筏子,一边游泳。终于游到岸,从背篓里抱起孩子,盖上油毡纸转身钻进了热河上游那片原始的莽莽苍苍的山林里。

图文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