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神话故事 > 中国神话 > 狐娘

狐娘

作者:雅苑琼林时间:2014-08-27

此刻,四邪子在派人杀死了秋红,将秋红扔到了荒郊野岭后,回来禀报了二姨太,恰逢王员外喜得贵子,兴奋异常,想起三姨太,就让人去喊三姨太,却发现三姨太不在,一个家丁反应,雷雨中看到三姨太一个人神神秘秘的出去的。二姨太一听,知道自己和马浒李代桃僵的事情肯定被三姨太掌握了,千钧一发之际,二姨太咬着银牙说:“马浒,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三姨太,那个贱女人,见到她时,咔嚓,结果了她,还有那个接生婆,都给我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马浒领命出去了。

王府这一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丫鬟们家丁们端菜端茶的,都一一进了大太太的房里,为了庆贺王家喜得贵子,王员外决定明天请来红崖城的戏班子,台柱子凤子来唱两天京剧。

王府左左右右都在喜庆中浸泡。二姨太没有接到马浒的消息也是不得安生,门里一趟门外一趟,如坐针毡。大太太苏醒过来后,因为疲倦尚未好好端详儿子,加上老爷回来,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雷雨后的辽南空气清新,秋天才刚来,很凉爽的样子。

夜黑,王府灯笼光晕闪闪烁烁,扶持王老爷歇息的二姨太,在账房等回了马浒,“怎么样?找到三姨太没?”

二姨太知道王员外现在有了儿子,对三姨太的失踪不怎么在意。沉浸在幸福中的王老爷,得知大太太生的是脑瘫将会是什么样子?可想而知,多少年来,王员外就一直盼望着有个续香火的。眼下,只要让老爷知道大太太生的是病态,大太太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问题是,三姨太一天没找到,二姨太和马浒就存在着巨大的危险和隐患。

“对不起,二姨太,我也尽力了,没有找到,方圆十几里都找遍了,踪影全无。”

“给我找!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她!这个孩子还在人间!三姨太一天不除,我们都没有好日子过!”

“好的,二姨太,我一定尽力!”

王府这一夜是灿烂和幸福的。没有因为少了两个人而变得冷清和紧张。这一夜睡在二姨太房里的王老爷甜甜的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的儿子,蹒跚学步笑嘻嘻的向自己扑来……

风声很紧,仿佛一条鞭子紧锣密鼓的抽打着一切。红崖城,王府内。王员外在大喜之后,终于发现了这个孩子的异样。是在那天晌午,王员外心血来潮,从各个商铺溜达了一圈,交代完手下要办的事务,就和管家四邪子坐着马车回到府上。这些天一直沉浸在大太太喜得贵子的气氛中,王府的上上下下,也跟着同庆。杀了一头猪,那些猪脚下水都做了汤菜,和着发面的馒头端出来给长工下人们吃,又请来了红崖戏院的台柱子,雪花唱了两晚上,就在大家被这浓浓的过年般的欢闹笼罩着时,首先是大太太在喂孩子奶时,看到了孩子那张小嘴不会包裹奶头,而且,眼神始终一个方向,就像遮着一层雾霾。眼珠子不会动弹。

大太太秀兰这一惊非同小可,断不敢声张,因为丫鬟秋红出去找接生婆至今不见踪影,询问二姨太,二姨太矢口否认说不知道。王勃尽管心存怀疑,可二姨太找人接生,孩子顺顺利利生下来了,他回来那天也是亲眼所见的。不会出什么纰漏吧?何况这年月兵荒马乱的大清王朝,死个把人不稀奇。也就没有追究。一项沉默寡言惯了的秀兰,也就不再问了,问也问不出结果。只要孩子和自己平平安安也就罢了。这个中午,当秀兰看出了孩子不正常的端倪后,秀兰惊出了一身冷汗,一旦二姨太抓住了把柄,秀兰在王府休想有立锥之地了!转念一想,在整个生产的过程中,也没有意外出现,只是在快要生出宝宝时,自己昏厥过去了,难道,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二姨太做了手脚?从秋红的神秘失踪,到现在。秀兰不得不考虑这些都是二姨太所为。

王府十几处店铺,折合银两也能买下两个庄子!心胸狭窄的二姨太早就对秀兰虎视眈眈,如果不是王勃袒护着自己,说不定早被二姨太恨死了。回来这几天,秀兰又无法和王勃面对面的说清楚一些事,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秋红的突然失踪,嫂嫂的半途被支走,很多家丁被二姨太辞退等等,还有郭敏三姨太也不见了,这几个人平时都是不服二姨太的。二姨太曾经对她说过: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只要这些人服服帖帖听我的吩咐,我保准他们吃香的喝辣的。

老爷自打回府后,一直在二姨太那房,一来,自己刚生育不能合房,二来,二姨太掌管着王府的大小事宜,相当于红楼梦里的王熙凤,弄得王勃也习惯了她的安排摆布。第三,二姨太很会笼络男人。平常,二姨太和秀兰在花园散步,透露过女人之间的秘密。二姨太灰会吸纳大发,每一次和王勃到一起都十分的紧凑,就像处子。这也是王勃贪恋二姨太的原因。没有哪一个男人不喜欢下边紧巴巴的女子。想当年杨贵妃就是会这种吸纳大法,迷住了唐玄宗。秀兰不以为然,骨子里保守的秀兰不会主动讨男人的欢心。因此,王勃的心思大部分在二姨太那里。

内心忐忑不安的秀兰又不敢告诉老爷孩子的异常,但是,想着儿子急急回府上的王勃抱起儿子天赐,就到外面花园转转,二姨太觉得应该让老爷知道了,因为昨夜同房时,老爷亲口说了,等天赐大了,就把王家的大梁交给他了。秀兰怎么说也是王家的功臣,日后,你要好好和她相处,别闹出笑话。

二姨太心里那个别扭,看来的赶紧让老爷知道这是个残疾孩子!事也凑巧,这天中午,抱在花园里散步的王勃和二姨太一前一后谈论着花园里的木槿花开得真美,二姨太见时机成熟,就说了自己的顾虑:“哎哎哎!我说老爷啊,这天赐生了好几天了,怎么连一声哭都没有呢?你再看看,天赐的眼珠子一动不动的,按照正常的孩子来说,那孩子的眼球是动弹的!”听了二姨太的话,王勃仔细的看了看,端详了许久,还真的是二姨太说的情况,心里就咯噔一下,“对啊!果果,我怎么也感到不对劲啊!想我王勃身体棒棒的,秀兰的地块也很肥沃呢,不应该出问题吧?!”

二姨太说:“是骡子是马拉出去溜溜,不行找郎中来瞅瞅,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一句话提醒梦中人,这边的秀兰心里像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的,如果孩子真的有残疾,那可着了二姨太的心思,自己不被打入冷宫,也会被扫地出门!因为在月子里不能随便走动,伺候自己的又是二姨太派来的老妈子,叫六娘。这个六娘是二姨太的传话筒,秀兰这里有个风吹草动,二姨太都知道。秀兰烦极了。想让老爷调换,老爷不出面儿,几时来房间,都有二姨太跟着。

不大工夫,经常给王家上下看病的郎中魏佳艺来了,因为孩子时大太太所生,所以,在大太太那屋就诊,二姨太王员外都候在一边,等待结果。魏佳艺是远近有名的郎中,他摸了摸孩子的脉象,以及孩子的头颅等几处主要人体器官,皱着眉头,王员外说:“魏大夫,这孩子是否健康?”

秀兰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只听郎中说:“对不起,王员外,我说了你们可都要撑住。”

王员外深呼吸了下说:“你说吧,我听着呢。”

郎中捏了捏三羊胡子,嫂了炕上秀兰一眼,慢条斯理地说:“小少爷患的是先天性的脑瘫!”郎中的一席话仿佛晴天霹雷,一下子将王勃击倒在地,接着,王勃哇的一声大吼:“苍天啊!我王勃前世做了什么孽啊!非让我断子绝孙不可吗?!呜呜呜……”

二姨太急忙搀扶起王勃:“老爷啊!休怪我说话不好听啊,我吧,虽然生不出金蛋蛋的男娃,可我不会生个残废,给王家丢人现眼吧?!"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你们是看错了,我的孩子绝对不是脑瘫!“秀兰发了疯似的跳下地抢过孩子,生怕他们把孩子扔到窗外。见此情景,郎中赶紧告退。

图文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