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神话故事 > 中国神话 > 狐娘

狐娘

作者:雅苑琼林时间:2014-08-27

吃到半酣,这爿酒家门前吵吵嚷嚷闯进了好几个衙役,他们在追赶一个白衣姑娘,这个姑娘进了酒家,气急败坏地说:“真是的,今天出门撞上鬼了。爹,爹,这些衙役找我事呢!你来替我挡一挡吧!”白衣姑娘说着话,从厨房那里出来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就是女孩的父亲吧,“哎哎哎!湘君,你每次一闯祸,就让你老爹定岗,天哪,这哪还有天理啊?”湘君姑娘早就得蹭蹭蹭上了二楼。四个衙役一进来横眉竖眼得问:“见到一个白衣姑娘没有?”

店家马山摊着双手委屈地说:“官爷啊!我没看见啊?什么白衣黑衣的?啊?在座的吃客,谁看见了?啊?看见就赶紧的交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

“我说马山,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姑娘就是你马山的女儿叫湘君,知道她犯了什么发罪吗?她竟敢把县太爷的茶壶里装上了马尿,刘县太爷气炸肺了,今上午退了朝回来,喝了一口茶,居然涩涩的还有腥臊味!都是你姑娘湘君捣的鬼,她和县太爷的千金梅子是好姐妹,县太爷最近迷恋上一个妓院的头牌,要纳为妾,因为原配张澜只生了湘君就再也不能生了。始终想纳妾,看上了妓院的风尘女子,梅子和母亲气懵了,两个人到一起游玩,梅子就把这事一五一十的说给了湘君听,湘君说,我帮你解决这个事儿,这壶马尿原本是要给那个女子喝的,不料被刘县太爷喝了,加上,刘县太爷府上当晚丢了很多金银珠宝,一搜那个叫玉儿随身携带的包裹,竟都在包裹里。玉儿百口难辨,刘县太爷当众又不能不制裁玉儿,就把玉儿轰了出去,玉儿哭哭啼啼的走了,刘县太爷将气撒在湘君身上,叫衙役们邢杖五十,女儿梅子哪里舍得,就给湘君求情,乘机给湘君使了个眼色,梅儿抱着父亲的肩膀,几个衙役知道小姐和湘君是好姐妹,谁也不敢轻易动手,这档儿,湘君快步如飞出了县太爷府上。刘县太爷那里肯依,要手下一定把湘君抓回来。这才有了一路追踪,到了暖暖酒家。

几个衙役叫嚣着,要是不交出湘君,就一把火烧了这爿酒家。马山摇了摇头,”官爷啊,我确实没看到呢。“

“那好,给我搜,搜到了,连这个老儿也一起抓去,揍他几十板子!”几个衙役刚想上楼,只见,浪儿手掌一伸,几枚梅花针就不偏不斜的扎在衙役的膝盖上。立即动弹不得,浪儿头不抬眼不睁地说:“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民难当头,别整天儿女私情,马上组织黎民百姓挖渠,饮水浇灌上千顷稻田,拯救江南百姓于水火!不然,你们都得下地狱!”

四个衙役受了梅花针直喊疼,跪倒在地苦苦哀求:“仙人啊,求求你,将那腿上的东西取下吧,我们这就回去禀报老爷,一定组织百姓挖渠,饮水浇灌庄稼。”

浪儿伸出十指一点,梅花针收回袖筒里,四个衙役仓惶逃走。

在座的几个吃客鼓起了巴掌,在楼上看的真切的湘君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的入神,“哎呀!难道这后生是神仙?如果真是,江南的百姓就有救了!”

湘君下了楼,坐在了浪儿对面:“喂!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浪儿轻轻一笑说:“不必谢,这是天意。湘君姑娘,以后不要再招惹县太爷了。”浪儿付了酒钱,起身要走,这是马山走了过来:“壮士,敢问尊姓大名?如后也好报答搭救之恩。”

浪儿说:“我乃一四海为家浪迹天涯的人,不必知道我的姓名,要是可以,湘君小姐能送我去县衙吗?”

湘君闪着丹凤眼惊喜地说:“湘君愿意为公子效劳。”

浪子说:“就叫为浪儿吧。”

马山备了两匹马,一匹枣红马,一匹雪青马,湘君骑惯了枣红马,一下子跃了上去,“浪儿,快点吧,这里距离县衙还有十里来路呢。”

两个人上马后,夹了马肚子一下,两匹马扬起四蹄狂奔在那条黄土道上,此时的季节,已经是晚秋,路边梧桐树落叶萧萧。

天上,那头苍鹰凄厉的叫了声,划破了江南庄子的寂静。

刘县令这两天寝食难安,轰走了心爱的女人,心疼的要命。不禁憎恨起湘君,女儿梅子说:“爹,那可是个风尘女子,你不嫌丢人,我和母亲也难做人不是?放着良家女子不娶,讲个烟花柳巷的女子八抬大轿娶回来,你这张老脸有光泽吗?”

刘县令吸拉着嘴,“去去去,你和你娘一样,就是不想我再娶!”刘县令仰躺在床榻上,一个丫鬟伺候他吸水烟袋。

梅子继续说:“爹,如今江南遇上大旱,这节骨眼上,你还有心思儿女情长?不怕江南城的黎民百姓骂你是昏庸无道?我觉着,你还是想法子将灾情尽快通报皇上,督促那皇帝老儿,开仓放粮挖渠浇灌稻田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才是大事!”

刘县令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没通报吗?光上京城,我们衙役的良马都跑坏了两匹!皇上也下了圣旨交由江南总督韦大人督办,可是,到如今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韦大人只是打了个照面,没影了。你说,你说说,我及时召集老百姓挖渠抗旱,没有银子,没有粮食,百姓们吃的都不存了,哪里还有力气挖渠?上边已拨下了就在银两,到了这里,你爹是什么都没看到,你让爹拿两只爪子去挖渠啊?!”

正说话间,家丁来报,外面有两个人求见。刘县令嘟囔了句:“都什么时候了,日头快落山了,谁啊?让他们进来吧!”

珠帘一挑,一前一后进来的人,湘君姑娘刘县令认识,这个玉面书生,他没见过。梅子一看湘君来了,很高兴,“湘君,你来了。这位是?我怎么没见过呢?”

湘君急忙介绍到:“见过刘县令,这位是浪儿公子,他找您,要我给引路。”

刘县令上下打量着浪儿,“嗯,后生玉树临风请问是出自哪个名门望族?”

浪儿一抱拳:“回禀县太爷,在下浪儿,出身贫寒,黄海岸边红崖城生人。这次来江南,就是想和县太爷一起为江南受苦受难的百姓尽上微薄之力!”

刘县令斜着眼,心想如此轻狂少年,他一个县太爷都无能为力,拿什么本事拯救这方土地上的人们?刘县令的心思,浪儿看得一清二楚,“县太爷,江南一带本是鱼米之乡,眼下雨水匮乏,农作物旱死,瘟疫流行。民不聊生,如果,想尽快挖渠饮水,那就从望夫山开始吧,这座山只要搬去,就可以将长江水引来。”

刘县令大笑:“毛娃子,那可是一座高山啊!即使你有成千上万人来搬移,那也得几年几十年功夫,等把这山挪走了,黄花菜也凉了,还浇灌什么?你简直是痴人说梦!湘君,你在哪带来的狂小子!说话不知天高地厚,我吃了五十年的高粱饭,就没见过像你这号人,口出狂言!来人呐,给我轰出去!”

两个衙役进来,左右架着要把浪儿掀出县太爷的房间,浪儿轻轻一抖手臂,两个衙役立即倒地,刘县令一惊,看来自己是小瞧了对方,后生不是等闲之辈。难道上次在天门山武道士做法时,观天象说,不日,江南一带将有一真人相助,但是,武道士又看不出是仙界还是魔界。毕竟道行浅。江南城刘县令在天门山设佛龛以三个月有余,武道士终日好酒好肉吃着喝着,却硬是没有求来一滴雨。

气的刘县令将武道士赶下了香坛。这会子,一看后生如此神迹,就晓得遇上高人了。当下,设酒肉款单浪儿,因为是天黑了,就安置了住处。如此一夜无话。

图文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