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神话故事 > 中国神话 > 狐娘

狐娘

作者:雅苑琼林时间:2014-08-27

观音到了,三郎神不得不给观音面子,再说自己的法力哪里是观音的对手。“观音菩萨,我们可是奉了玉皇大帝的旨意,如果您过于干涉,我们回去怎么交差?狐娘本是狐狸精,这孽畜就不该活在人世。”

观音微微一笑,“三郎神,此话差异,想你三郎神曾经不也有污点吗?我不提,彼此吧,都相安无事。你说呢?”

三郎神吹胡子瞪眼,支吾不上来了。那件丑事直接影响了,他在天庭的威信和身份。三郎神之前是天庭的兵马大元帅,比他哥哥二郎神的职位略逊色一筹,但是,那也是众星捧月了。特别是天上的织女们,对三郎神很仰慕。如果三郎神那次,王母娘娘设宴的蟠桃会上,吃醉了酒误闯嫦娥月宫,调戏正在歇息的嫦娥,被吴刚发现,两个武将大打出手,将天庭搞得乌烟瘴气,嫦娥就到王母那里告状,王母勃然大怒,嫦娥可是天庭最美丽多才多艺的仙女,就连玉皇大帝都不敢多看她一眼,这不是在太岁爷头上动土?王母娘娘,一气之下,拔下头上银簪,在三郎神站着的地方一划,一座高山突兀着,硬生生将三郎神压在了山底。任凭三郎神如何求饶,王母头也不回。

还是二郎神念及兄弟情分,在玉皇大帝那里,溜须拍马,知道玉皇大帝喜欢嫦娥,但又只能是望梅止渴。二郎神巧用离间计,挑唆吴刚和嫦娥的关系,让他们山崩地裂,感情破碎。吴刚听二郎神说,是嫦娥自己勾引的三郎神,错误不在三郎神那里,要是嫦娥自己洁身自好,哪里会让三郎神近身?吴刚是个直肠子,听信了谗言。和嫦娥闹僵了。嫦娥气懵了,就出了月宫。天庭的仙子们都知道,一旦离开广寒宫,就失去了神力。只能驾驾彩云。二郎神看在眼里,当嫦娥进入蟠桃园,二郎神将事先准备好的香魂散放在了蟠桃园。这种香魂散一旦吸进肺里,就会让人想入非非,即便你再坐怀不乱,也无济于事。

嫦娥中了香魂散后,浑身燥热,不知如何是好。这暂,二郎神就请来了玉皇大帝。自己知趣的退下了,面前的玉皇大帝在嫦娥眼里,不正是吴刚吗?自己爱着的人。嫦娥喊了声:吴刚。”就软软倒在了玉皇带动的怀里。这一天的天庭,王母娘娘去释迦牟尼那里听讲经了。织女们偷偷下界洗澡去了。所以,玉皇大帝终于如愿以偿。事毕,二郎神,将昏厥的嫦娥抱在了广寒宫里那张床上,玉皇大帝为了感谢二郎神的贴心。就答应了二郎神的要求,找了个借口悄悄放了三郎神。之后,又让三郎神做了天庭兵马大将军。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的天庭的众神都知道了。

此时,这观音是哪壶提哪壶,羞得无地自容,“观音,好汉做事好汉当,你要是放了狐娘和浪儿,你自己向玉皇大帝交代吧!哼!”三郎神怒气冲冲回去了。

见到自己和狐娘被观音救下,浪儿泪水涟涟,匍匐在地:“多谢,观音菩萨搭救!如果浪儿还有为你效劳的机会,就请观音给我这个机会吧。”

观音叹息说:“浪儿,虽然这一劫你是过去了,但是,以后要有很多沟沟坎坎,需要你经历。还有,浪儿,如果没有狐娘替你一次次的顶罪你早就化成了东海的一湾水了。狐娘,观音我生生世世轮回了这么多年,从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仁义宽厚贤德的狐仙,你,要好好珍惜,多行善事,日后自有高人点化你成仙得道。”

观音说完,驾云走了。

望夫山裂开了一条大隧道,第二天,见到这一奇观的江南城百姓,无限欢呼。江水通过竹筒一支接一支的一直延伸到江南城郊区的庄子,稻田谷物牲畜都获救了,人们载歌载舞,热闹非凡。

看着那些快要枯死的庄稼吸足了水分,逐渐丰盈起来。江南城又恢复了昔日的热闹,巷子深深,终于有了临水的河流,美丽的村姑在忙着浣溪,当当当的捣衣声响彻很远,天空上鸟儿飞来飞去,到处张灯结彩,为了庆祝这个幸福的时刻。

浪儿要告别刘县令,准备返回深山老林,和昨夜离开的狐娘永远在一起,湘君说什么也要跟着浪儿,这个丫头情犊初开,爱上了玉树临风的浪儿,殊不知,浪儿是仙,不是凡夫俗子,怎能和湘君相爱?

“湘君妹妹,请原谅我,浪儿不能带你走。”

湘君泪水潸潸,“为什么?难道我湘君不配爱你吗?你可晓得,我一个姑娘家,主动说爱你,你却如此冷漠的拒绝。你太让我伤心了!”

浪儿眼含热泪:“不不不,湘君,你是个好女孩,你有着沉鱼落雁之貌,还有勇有谋,可是,我不属于民间,我迟早要回到我的龙宫,或者是天庭。”

“哼!浪儿哥哥,你不是谎言骗我吧?”

“我没有骗你,湘君,千真万确,我是东海龙王的三儿子。我还有一桩心事未了,一旦撂了这桩心事,我就可以放心的走了。”

湘君哪里肯听,抓住浪儿的胳膊不让走,“不,我也去。我也要成为东海的一份子。浪儿哥哥,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做什么都愿意。”

湘君哭着哀求道,这时,因为浪儿就在阳光下暴晒,身体里缺少足够的水源,整个功能在衰竭,浪儿生怕自己一现形,吓坏在场的黎民百姓和刘县令以及湘君。咬着牙,最后说了句:“湘君妹妹,一定要保重,我走了!”

浪儿说完,之前那只苍鹰稳稳着地,托起了浪儿,飞上了高空。湘君这才知道,浪儿真的不属于民间。难受的涕泪横流,梅子紧紧地抱住了湘君,整个江南城的百姓们,眼望着高空,浪儿远去的背影,都齐刷刷跪地,谢恩。

王府,王员外。年逾古稀,却不呆不傻。对秀兰这个原配充满了愧意。最近这段时间,王勃一直做着一个奇怪的梦,梦里一个面貌英俊的后生找上门来,声称是自己的儿子。

醒来是一场梦,但是,在梦里这个后生给他的一个玉如意却在床上!

图文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