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安徒生童话 > 屎壳郎

屎壳郎

作者:童话故事编辑 时间:2009-07-15

"亏你想得出来!"屎壳郎说道,"现在我们像蝴蝶一样飞起来了!我是皇帝马厩里来的。可是那里,就连皇帝那匹蹄上钉了我不要的金掌的宝贝宠马,都没有这种非分之想。长上翅膀!飞啊!是啊,现在我们飞了!"接着屎壳郎便飞了起来。"我不要生气的,可是我仍然有气了。"

之后,它落到了一大块草皮上。它在这里躺了一小会儿,接着就睡着了。

天呀!好急的雨哟!雨点声把屎壳郎吵醒了,它立刻就想钻到地里去,但是没有办到。它翻了过来,一会儿肚子朝下,一会儿又肚子朝天地游了一程。飞起来是连想都不能想的事,看来它是无法活着逃出这片草地了。他干脆就在它躺的地方躺下来,就那么躺着。

后来,雨小了一些。屎壳郎眨眨眼,甩掉蒙在眼上的雨水。它隐约地看到了有点白色的东西,那是一块人家准备漂白的床单。它爬到那里,爬到了湿床单的一个摺缝里去。这真不像躺在马厩里那暖和的粪堆里。可是,现在这里比这再舒服的地方是没有了。于是它在这里呆了一天,又一夜,雨还是不停地下着。清早,屎壳郎爬了出来,它对天气恼火极了。

床单上有两只青蛙,它们那明亮的眼睛闪着欢快的光。"这天气真舒服!"一只青蛙说道。"多么清新!床单又兜了这么多的水!我的后脚有些发痒,就好像我要游水了一样。""我真不知道,"另外一只说道,"那到处飞来飞去的燕子,它在国外的旅行中,是否发现过有比我们国家天气更好的地方。蒙蒙的细雨,潮湿的空气!就好像你是躺在一条潮湿的水沟里一样!要是有人不喜欢这个,那他真叫是不爱国了。""这么说,你们从来没有去过皇帝的马厩里,是不是?"屎壳郎问道。"那里面的那种潮湿是又温暖又有滋味!我习惯那种气候,那是我的天气,可是,那是无法带着出门的。这园子里,没有那种像我这样体面的人可以爬进去舒服舒服的地方吗?"

但是,青蛙不明白它说的,或许是不愿意明白。

"我是从来不问第二遍的,"屎壳郎在他说了第三遍而没有得到回答时这么说道。

于是它又往前爬了一程,到了一块破花盆片的地方。它本不该在这个地方,但是既然已经在这儿,于是这里便成了可以蔽身的地方。有几家蠼螋住在这里。它们要求的居住空间不大,只要求大家挤在一起。雌的特别有母性,所以它们的每个孩子都是最漂亮的,最聪明的。

"我们的儿子订婚了,"有一位母亲说道,"我那可爱的天真活泼的小宝宝!他的最高的愿望就是有那么一天,能爬到一个牧师的耳朵里去。他非常可爱,非常天真,订了婚会对他有所约束;当妈妈的是非常高兴的。"

"我们的儿子,"另外一位母亲说道,"刚从蛋壳出来便玩耍起来。他精力充沛得不得了,把自己头上的须子都跑丢了。做妈妈的简直太高兴了!是不是?屎壳郎先生?"它们从它的长相认出了它来。

"你们两位都是对的,"屎壳郎说道。接着它便被邀请进屋去,一直深到破盆片下面能爬到的地方。

"现在您也该看看我的小蠼螋了,"第三位、第四位母亲说道,"他们真是最可爱的孩子了,非常有趣!他们从来不调皮,除非他们肚子疼。可是,他们这些个孩子,肚子疼的事是常有的事。"

接着,一位位当母亲的都讲起了自己的孩子。孩子们也参加谈论,而且还用他们的尾铗子去捋屎壳郎嘴上的须子。"他们总是什么都要摸摸动动的,这些小混帐!"几位母亲都说道,流露出了深深的母爱。可是,屎壳郎觉得太无聊了,于是它打听是不是离开粪肥堆很远。

"那真是远在天边,在沟的那边,"蠼螋说道,"那么远,我真的希望我的孩子谁也别跑到那边去,那样我就活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