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安徒生童话 > 屎壳郎

屎壳郎

作者:童话故事编辑 时间:2009-07-15

那是一个很大的湖,屎壳郎认为,它是世界上的大洋。它被吓得一下子捧得肚子朝天,它的脚在空中乱蹬。

木鞋漂走了,湖面的水在流动,于是船漂流得远了一点。一个小男孩立刻便挽起裤腿下水走过来抓船。可是就在它又漂走的时候,有人在喊孩子,喊得挺认真,孩子便匆匆走开,把木鞋丢在了脑后。木鞋渐渐地漂离陆地,越漂越远。这对屎壳郎真是太可怕了。飞,它是不行的,它被绑牢在桅杆上了。

有只苍蝇飞来看它。

"我们的天气真不错,"苍蝇说道。"我可以在这里歇口气!我可以在这里烤烤太阳。舒服得很!"

"怎么尽说些没有头脑的话!您没有瞅见我是被绑着的吗。"

"我可没有挨绑。"苍蝇说道,之后便飞走了。

"现在我算见识过世界了,"屎壳郎说道,"这是一个卑鄙的世界,我是里面唯一一位高尚的!先是不给我金掌,接着我又得卧在湿床单里,站在对流风中;最后又硬塞给我一个妻子。待我一大步跑进这世界里来,看看大家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我又会怎么样的时候,又来了一个小仔子,把我绑起送到汪洋大海里来。可是皇帝的马却脚踏金掌走来走去!这是叫我伤心得要死的事。可是这个世界哪里会对你有丝毫的同情!我的事业是很有趣的,可是没有人赏识又有什么用呢。世界也不配欣赏它,否则世界便会在皇帝的马厩里,在皇帝的宠马伸脚等待钉掌的时候,给我钉上金掌了。我得到金掌,那我便是马厩的一种光荣。现在马厩失掉了我,世界也将失去我,一切都完了!"

但是并非一切都完了。来了一只船,上面有几个年轻姑娘。

"那边漂着一只木鞋,"一位姑娘说道。

"上面绑牢了一个小虫子,"另一个说道。

她们到了木鞋的旁边,她们把木鞋拿起来,一位姑娘拿出一把剪刀来,小心不伤着那只屎壳郎把毛线剪断。回到岸上以后,她们把它放到草上。

"爬吧爬,飞吧飞,要是你能的话!"她说道。"自由是好事!"

屎壳郎便从一扇开着的窗子,一下子飞进一个高大的建筑里面。在里面,它精疲力尽地落到站在马厩里的皇帝宠马的柔软的长鬃毛上,那匹马和屎壳郎的家正在那里。它牢牢地抓住马鬃,坐了一会儿,喘了口气。"瞧我这下骑在皇帝的宠马上了!就像一名骑士!我怎么说来的!是啊,现在我明白了!这是个好主意,很正确。为什么这匹马得到金掌?他,那铁匠,也问过我这个问题。现在我看出来了!就是因为我的缘故,这匹马才得到金掌的。"

屎壳郎这才开心起来。

"旅行使人头脑清醒。"它说道。

太阳射进来照着它,闪耀得很美。"世界还不算那么坏,"屎壳郎说道,"可是你要懂得怎么对待它!"世界是美好的,因为皇帝的宠马有了金掌,因为屎壳郎要成为它的骑士。

"现在我要爬下去找别的屎壳郎,跟它们说说,人们为我做了多少事。我要把我出国旅行中获得的那许多享受告诉它们。我要说,现在我要留在家里,直到那马把它的金掌磨光。"

①这是丹麦文学家厄伦施莱尔的一句诗,而不是《可兰经》上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