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经典童话 > 飞马牌汽车

飞马牌汽车

作者:童话故事编辑 时间:2009-08-09

◇第七章◇

“怎么回事?”008警察问刑警。

“这辆车上有一名逃犯!”那刑警掏出一张照片给008看。

“逮捕他?”008问。

“对”。另一名刑警掏出逮捕证给他看。

“怎么抓?”007凑过来问。

“上车抓。”刑警说。

“从哪儿上?”008问。

“从车门上呀!”刑警说。

“公共汽车未进站不能开车门。”008提醒刑警。

“这是特殊情况。”刑警看看手表。

“那得请示上边。”008不同意开车门,他要坚守职责。

刑警无奈。

“我扒在车门上往里看看他在不在。”刑警之一说。

“不能扒车门!扒公共汽车车门要罚款。咱们更要以身作则!”009也从前门赶来维护法规。

刑警们没办法,只好包围了飞马牌公共汽车,等待逃犯跳车逃跑时再逮捕他。

警察们之间的对话给公共汽车上带来一阵小小的混乱。

“咱们车上有逃犯!”男售票员大声对司机说。

一阵惊讶和恐惧搅拌在一起的声音。

大家互相审视着,都怀疑身边的人是逃犯,都怕别人怀疑自己是逃犯。

女售票员招手叫来了保通协会会长。

“你快去呀!”会长指指后门。

“我怕逃犯看。”女售票员现在不怕任何人看,就怕逃犯看。

飞马牌汽车四周的警察越来越多,看来上边不同意为了抓逃犯而违反国家法规。一位警察站在警车顶上,让自己的声音通过手提式扩音器里那些半导体零件的歪曲传送到公共汽车车厢里:“乘客们请注意!乘客们请注意!你们乘坐的公共汽车上有一名黄姓逃犯,警方请你们提高警惕。逃犯一旦作案,大家群起而治伏他!只要公共汽车一进站,我们马上逮捕他!”乘客们都不吭声了,谁也不敢说”你们现在就上车抓呀“的话,生怕说完身边就冒出一把匕首来。

女售票员在忍无可忍的状态下,终于尿裤子了。她飞速逃回自己的座位上,用自己小时候在幼儿园积累的经验把尿焐干。

几位保通会员为了不重蹈女售票员的覆辙,顾不上逃犯的存在,争先恐后地去后门处参加协会的活动。

为了保护国家法规的神圣性和严肃性,新成立的公共汽车堵车局决定将所有被堵的公共汽车的车门临时封死,以防止个别司售人员或乘客在一时冲动的情况下违法乱纪--打开车门。

当堵车局的工作人员拿着电钻往飞马牌公共汽车的门上打眼儿时,乘客们觉出了问题的严重性。

“干吗把门封死?”

“要堵多少天车?”

“跳窗户吧?”

七嘴八舌。

没人敢跳,第一个跳出去的警察准拿他当逃犯处置。

乘客们的目光都集中在司机身上,大家希望司机代表他们同当局协商。

司机的肚子里已经没有一点儿存货了,通常被人称作“饿”的那种感觉折磨着他的生理和心理,他准备打开驾驶座旁边的小门下车同警察交涉。

小门的把手刚转了四分之一,车下的警察就发出了警告。

“干什么?”警察问。

把手在千分之一秒内复原了。

“我。……下车。……”司机见了警察都像耗子见了猫,话都说不顺溜。

“交通法规规定,公共汽车未进站,司机不得离车,学过吗?”警察问。

“学过学过学过。……”司机恨自己不会用全世界的语言说“学过”两个字。

“知法犯法?警察伸出手来。”驾驶执照!”“别呀,我只不过想检查一下这把手出没出故障,没别的意思。”一听说要看执照,司机全身出虚汗,死活不给。假如警察把他的执照里附带的像猪肉皮那样连接着的罚款票撕去一张,司机非自杀未遂一次不可。

“车有故障吗?”警察问。

“没有没有,是新车。”司机不知警察问这话什么意思。

“车在中途出了故障,司机可以下车修理。没出故障绝对不能离车!”警察设好了圈套让司机钻。

“是。是。”司机中了埋伏惊魂未定。

乘客们绝望了。

所有乘客的手表--连走得最慢的表--都走到了中午1点钟。

“咱们得想想办法了。”吸烟协会会长站出来说。

“是得想办法了。”老者双手端着丰满的旅行杯和杯盖儿站起来响应,“看样子咱们一时半会儿出不去,车门都被封死了。”“先成立一个联合会,咱们组织起来自救。”司机回头说。

看到司机也同大家站到一起了,乘客们心里稍微有了点儿底气。

“就成立一个250路飞马牌汽车乘客司售人员联合会吧,简称250--飞乘司联合会。”吸烟协会会长的本职工作大概就是组建各类协会。

没人反对。

250--飞乘司联合会全体会员一致推举老者为联合会主席。

看得出老者把全身的细胞都调动起来激动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名字这辈子还能同主席联在一起,过去的岁月里曾偶尔有过同主或席分开碰到一起的时候。老者颤微微地站起来,左手高举起杯盖儿。”感谢诸位推举我担任250--飞乘司联合会主席,我将尽心尽力为诸位会员谋利益,请大家看我的决心。”主席说完将杯盖儿中的童子尿一饮而尽,以示决心。

会员们无不感动,报以掌声。

主席抹抹嘴,当他看到他的下属中还有外国人时,更激动了,他是国际性组织的主席呀!于是他右手中的杯子往左手中的杯盖儿里又斟了一杯尿,再次一饮而荆他真希望此车永远堵下去,一直堵到他死为止。

主席将旅行杯盖好,准备同各协会会长开碰头会。除吸烟协会和保通协会外,刚才还决定成立了吃饭协会、睡觉协会、文娱协会、治安协会、外交协会等协会。保通协会也分为大保通协会和小保通协会。各协会会长都兼任250--飞乘司联合会的常委。

正当联合会召开首次常委会讨论会员自救问题时,车外响起了喇叭声:“250路公共汽车上的乘客和司售人员请注意!本市已成立公共汽车堵车局,专门领导这次堵车事件中的公共汽车。现在,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堵车局局长来看望大家了!”乘客们没想到当局这么快就成立了专门局,新局长有那么多工作要做却先亲临第一线看望受灾公民,大家心里着实热了几秒钟。

“公民们!”堵车局局长站在一个临时搭起的坚固度足以使用100年的讲坛上发表演讲,“你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公民,虽然你们面临着我们这些车外人无法想象的困难--比如男女同车大小。……那个,我代表市政府感谢你们!是你们,使本市今天的发案率与昨天持平,创造了历史上的今天发案率最低水平之一!谢谢大家!卑职将尽一切努力解决大家的困难!诸位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可以向我提出来。”“我要赶火车!”“我要吃饭!”“我要去登记结婚!”“我要回国!”“我要……。……”“我要。……”“。……”“大家静一静,最好派个代表一项一项分轻重缓急循序渐进地说。刚才哪位说要登记结婚?”堵车局长对这件事感兴趣,他认定此事有新闻价值。

“我。”一位穿着笔挺西装的小伙子从车窗里探出头来。

“头别伸出来!”009警察纠正违章。

小伙子把头缩回去。

“你要去登记结婚?”堵车局长感兴趣地问。

“我昨天同她约好了,今天上午9点整在结婚登记处见面,领结婚证书。可现在都下午两点了!”小伙子哭丧着脸说。

“别急,一个小时之内让你完婚!”局长拍胸脯。

秘书凑过来等待指示。

堵车局长小声对秘书吩咐着什么。

秘书脸上一副标准的心领神会的表情。然后操办局长的旨意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