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经典童话 > 飞马牌汽车

飞马牌汽车

作者:童话故事编辑 时间:2009-08-09

◇第八章◇

250--飞乘司联合会主席一听堵车局局长说让大家集中反映问题,来劲儿了。他知道他过官瘾的时机到了。主席年轻时曾经也当过几天小官,可惜那时他经验不足,上任的第一天就挨个儿找下属谈话,对下属说他谁也不怕,实际上等于向下属宣布他谁都怕。结果这个全世界最小的官被他当了全世界最短的时间。这是主席终生的遗憾。他没想到能在见祖宗之前还有一次改过和令他死时闭上眼睛的机会。主席告诫自己要沉住气,千万不能干使自己死时眼睛越睁越大的事。

“大家有什么要求,请报告给有关的协会会长。”主席来到车厢中部,“再由会长们集中到我这里。”乘客中开始叽叽喳喳地提要求。

外国人学会的那几句本国用语不够用来表达意思了,乘客中又没有懂该国语言的。

主席来到窗旁,对正在讲坛上向下属布置任务的堵车局长说:“报告局长,车上有两位外国友人,我们不懂他们的语言,能否派翻译来?”“当然可以!”局长扭头吩咐二秘书去办。

“哪国人?”二秘书问。

主席在心里骂自己工作又没有做好,他回到车厢里问两位外国人:“你们是哪国人?”外国人说了一个主席从未听说过的国家的名字。

主席为难了。

“哪国人?”二秘书在车下追着问,他想让局长看看他的工作效率,他要赛过已经去办事的大秘书。

“车上没人懂他们的话。”主席诚惶诚恐地对二秘书说。

“就是外星人咱们也能给他找来翻译!”局长满面春风地对二秘书说。

“当然!”二秘书转身走了。他要把外语学院的教授都搬来。

250路车队主管交通安全的领导来了,原订今天下午举行的司机交通规则考试由于飞马牌汽车的司机不能到场参加而无法举行,主要是担心考过的司机将题漏给飞马牌汽车的司机,所以考试要同步进行。这不,负责安全工作的领导在管片警察的监督下拿着密封的考卷来到了司机驾驶座的下边。当地安全部门认定考试能减少交通事故,尽管他们不知道有一部叫《天方夜谭》的书,但他们凭天才的直觉喜欢往《天方夜谭》里增添新的内容。

“不是前天才考过吗?”司机隔着车门问领导和管片警察。

要在平常,借他一颗老虎胆他也不敢不下车就同交通警察对话。

“就这还老出事呢!”安全领导一手拿密封的考卷,一手拿对讲机。

“主考场注意,主考场注意,我是3号流动考场,我是3号流动考场,本考场已做好考试准备。”安全领导神情严肃地冲着对讲机喊话。

“我是主考场,请各流动考场注意听口令。预备--开封!”对讲机宣布。

安全领导迅速撕开盖满了大红章的牛皮纸袋,从中抽出一张充满火药味儿的卷子,递给司机。同时接过司机递出的驾驶执照。

司机哆嗦着手接过考卷,眼睛生怕被扎着似地小心翼翼地扫瞄卷上的文字。第一题是”本市本月应该撞死多少人?”第二题是“本区本月能轧死多少人?”第三题是“本市本月已经撞死多少人?”第四题是“本区本月已经轧死多少人?”第五题是“本市本月还允许撞死多少人?”第六题是“本区本月还允许轧死多少人?”第七题是“本市和本区本月距离完成撞人致死的指标还各有多少人?”司机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这些填空题难不住他,他每天每时每刻都在背诵这些随时变化着的数据,他今年出过的那次擦人的小事故就是由于背安全数据时开车走神儿造成的。

考卷答完了,司机又拎着心脏复查了10遍,才递给车外的监考官。

监考官判完卷子,掏出指甲盖儿那么大的一枚私章,郑重地盖在驾驶执照的最后一面,宣告该司机通过本年度第128次交通安全规则考试,有资格继续驾驶汽车。

此刻250--飞乘司联合会主席正同堵车局局长的三秘书交涉会员大小便的具体措施。

“应该让工厂研制一批新式的大小便用具,不要让乘客们感到在车上大小便不便。”堵车局长在一旁插话,他看出此路飞马牌汽车有代表性,于是决定抓这个典型。

“先调几十只塑料袋,争取做到一人一只,然后让工厂赶制小便器和大便器。”三秘书向局长汇报他的设想。

“塑料袋要不透明的,这样一举两得。既能盛尿,又能遮羞。”局长指示。

5分钟后,塑料袋运到了公共汽车旁。局长亲自将它们隔窗送到了乘客们手中。

“车上有一名逃犯,该不该给他塑料袋?”刑警提醒堵车局长。

局长略沉思后,说:

“该给。逃犯憋尿后,很可能触发他的作案冲动。给他两只塑料袋。”没人知道车上哪位乘客是逃犯。

大秘书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他身后跟着一群男女,还有扛着摄像机的。

“报告局长,这位姑娘就是车上那位小伙子的未婚妻。这位是结婚登记处的主任,我还叫来了电视台的记者和报社的记者。”大秘书把来宾一一介绍给局长。

“欢迎大家!”局长笑容满面,“这次堵车事件时间之长在本市历史上是罕见的。但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人违反国家有关法规!堵车不是好事,但坏事可以变成好事。本局的任务就是给被堵的乘客提供方便,使他们宾至如归!”有掌声。

局长握住了车上那位小伙子的未婚妻的手,问:“你们就在这里举行婚礼,由我担任证婚人,行吗?”未婚妻从12岁开始就做结婚的梦,结婚场面一次比一次梦得大,到昨天为止,她已经梦见在自己的婚礼上,车队前方有20辆摩托车护卫,接着是鸣笛开道的警车,她和新郎则坐在奔驰60000GL型轿车里,后边是一眼望不到头的亲朋好友车队。满街的人都驻足观看,从他们的眼神里,新娘得到了极大的快感。这当然是梦,但她的婚礼不能比别人差,她也要像别人那样东拼西凑十几辆轿车,也要像所有新娘那样把自己一生中化得最丑的妆穿着显得最怯的衣服安排在婚礼这天化这天穿。她唯独忽视了凡利用庞大的婚礼场面来证明自己的存在的人都是地球上最弱小最可怜的人。

她认定今天在这里举行婚礼虽然没有车队,没有亲朋好友,但是有电视台!这可是其他新娘望尘莫及的。要知道她连上电视的梦都没敢做过。她曾经认定自己如果想上电视只有犯法这一条途径,但当她发现有时电视台播案例时采用口播而不出画面,她就不想冒这份险了。

“我同意。”她羞答答地对堵车局局长说。她这是一生中头一次拉着局长的手,她真想从此后永不洗手。

“好,现在举行婚礼!”局长大喜。

摄像机睁开了眼睛,搜寻着最佳角度。

结婚登记处主任坐在专门搬来的办公桌旁,问车上的小伙子:“你是自愿同她结婚吗?”“是。”小伙子对这种结婚方式还不敢轻易持肯定态度,他不知如何入洞房。

主任又问了新娘一遍,得到了同样的回答。

主任将一式两份印刷得比诺贝尔奖证书还考究还奢侈的大红烫金结婚证书贴上了两位当事人傻得不能再傻的照片。

结婚证书由堵车局长亲自颁发给新娘和新郎。新娘好说,就在局长身旁。新郎麻烦些,他不能将手伸出车外,局长也不能把手伸进车内。008警察使用上边刚发的手提式测量仪观察双方有无违章行为,该测量仪的精确度为一百万分之一。

大秘书在车旁放了一把椅子,局长小心翼翼地攥着结婚证书的底部往车窗里递。新郎官像接还有十秒钟就爆炸的定时炸弹一样接过证书。

车下掌声。车上肠鸣声。

250--飞乘司联合会主席注意到他的会员们都不同幅度不同频率地紧过裤腰带。大家都巴望婚礼尽快结束,局长好腾出精力来解决吃饭问题。

婚礼继续进行,程序无非是司空见惯的那一套俗得不能再俗的把戏,什么鞠躬啦讲恋爱史啦七大姑八大姨塞红包绿包屎包尿包啦,新娘给新郎剥糖纸剥香蕉皮剥桔子皮剥花生皮剥地球上一切有皮的物质,新郎给新娘插花插手绢插戒指插宇宙中一切能插的东西。此次婚礼说一千道一万都是象征性的动作,反正新郎官休想碰新娘子一根毫毛。婚礼结束前,新郎官在大庭广众下厚颜地向局长提出了洞房问题。局长说堵车现象一缓解此问题即可迎刃而解,现在双方不妨暂时两地分居,也不失为一种考验双方感情的良机。

新郎官只好眼巴巴地看着新娘子走了,还看见她缠着电视台的摄像师问哪天播这条新闻看样子她连在月亮上的亲戚也要通知到--如果有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