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网 > 经典童话 > 飞马牌汽车

飞马牌汽车

作者:童话故事编辑 时间:2009-08-09

◇第九章◇

250路飞马牌汽车上的乘客和司售人员要求吃饭的呼声越来越高。堵车局长认为精神食粮同物质食粮一样重要,他在指示调拨快餐盒饭的同时,还指示调歌舞团来现场为乘客们演出。

为了防止违纪行为发生,一些想灾民所想急灾民所急的工厂绝不是发国难财地赶制了一批传送装置。堵车局不惜花费重金购置了一批货,转眼间飞马牌汽车的某一车窗上安装了一条传送带,这样既能运送食物和排泄物又不会违章。

一盒盒精美的快餐通过传送带输进车厢,有咖喱牛肉盖浇饭蕃茄西红柿盖浇饭什锦炒饭意大利通心粉。一袋袋鼓鼓囊囊的塑料袋通过传送带输出车厢,有健康的尿有带病毒的尿有黄色的尿有白色的尿还有不黄不白透明的尿。

250--飞乘司联合会的会员们狼吞虎咽地吃着快餐。主席提醒会员们保管好快餐饭盒,等快餐经过人体的各部位层层盘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后再让它返璞归真寻根回到自己的故乡。

歌舞团的歌唱家们赶来为乘客们免费演出。他们站在椅子上唱歌。乘客们一边吃饭一边欣赏声乐,看着那女歌手的眉毛时不时离开原籍去脸上的其它地方旅游,乘客们差点儿吐了。大家不喜欢满脸跑眉毛的歌唱家。

堵车现象没有缓解的征兆。飞马牌汽车的轮子麻木了,它疲惫地看着身边的人们为解决乘客的困难绞尽脑汁地忙碌着,它发现人们终于有了可干的事情。他们兴奋、激动、热血沸腾。飞马牌汽车回想着它出厂时的情景,回想着勇于自杀的鞭炮和被碎尸万段的红绸子。

“哎哟,肚子疼!不行啦!!”一位女乘客扔掉饭盒喊起来。

“怎么回事?”联合会主席走过来。

“孕妇!要生啦!”邻座的一位女性过来人极富经验地喊了一嗓子。

“车上有医生吗?”主席问。

车厢里一通你看我我看你的运动。

没有。

孕妇痛苦和幸福掺杂在一起地呻吟着。

天色已近黄昏。

主席朝车窗外喊:

“有紧急情况?”

公共汽车堵车局已在每辆被堵的公共汽车旁建筑了漂亮的值班室兼联络处,这一栋栋颇似海滨浴场更衣室形状的小房子给街道带来了活力。

值班的工作人员从小房子里打开窗户,问:“出什么事啦?”“有位孕妇要生孩子?”“让她坚持一下,我马上报告局长!”工作人员立即拨电话同局长通话。

“什么?孕妇?!还马上要生!”局长在电话里不知是着急还是兴奋。

“能让她下车去医院吗?”

“当然不能!”

“能让医生上车吗?”

“当然不能!”

“那怎么办?”

“车上有医生吗?”

“没有。”

“让她坚持住,我们马上就到。”

局长放下电话,吩咐大秘书去请最好的妇科医生,二秘书去调通讯设备及闭路电视系统,三秘书去通知报社电视台的记者。

联合会主席在车厢里忙得团团转,他指挥会员们给孕妇腾出一排座椅,先让她躺下。他没想到还能增加新会员。

局长率领部下风驰电掣般地赶来了。

四秘书递给联合会主席一台步话机,便于车内车外联络。

有关部门详细询问了孕妇的有关情况诸如是否本地户口是否婚生子女是否计划内是否近亲结婚家族是否有艾滋病史等等后通知堵车局长:批准生产。

250路飞马牌汽车旁边像打仗前一样紧张而忙乱,局长亲自担任“堵车孕妇生产指挥部”总指挥。

“车上注意!车上注意!”局长亲自拿步话机指挥。

主席对于局长大人不称呼他的职务稍微介意了几秒钟后又顾不上了,忙回答:“车上听见了,请讲!”“咱们紧密配合,将对这名孕妇进行遥控生产,听明白了吗?”“遥控生产?不明白。……”“我们已经请来了本市第一流的妇产科专家,他们将在车外通过闭路电视系统指挥你们给孕妇接生。”“可车上没人懂医呀!”“所以让专家遥控指挥嘛!具体事项由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同你联系。”常务副总指挥将一项项具体事项吩咐给主席,主席又转达给会员们。车厢里忙碌起来。

传送带将消毒用具消毒药品接生器械闭路电视系统的摄像部分统统运进车厢。

孕妇被安置在临时搭成的白色小篷子里,篷子里安装了摄像机,正对着孕妇。被选出的四名女会员担任接生员,她们的头上都戴着耳机嘴前都矗立着送话器以便及时向专家们请教和聆听专家们指教。四名接生员有三名生过孩子,另一名虽未结婚但因为她姐夫的妹夫是实习医生也被选上了。

车外竖起了一座八七方米的巨型屏幕,以使专家们能够清晰地看到现场便于准确无误地指挥战斗。为了防止坏人偷看屏幕占便宜总指挥部还同治安部门取得联系加强了屏幕周围的警戒工作。

车上的乘客们忘记了堵车带来的烦恼,他们比孕妇腹中的婴儿还躁动不安还兴奋。主席奔前走后地维持秩序,呼吁肃静。

夜幕降临了。

供电局已优先为250路飞马牌汽车接通了照明电源,车厢里灯火通明。据供电局局长向乘客介绍,这批电流为奥运会指定产品。

一切接生的准备工作就绪。

从大屏幕投影电视上,指挥部的领导和专家们已清楚地看到了车厢里临时接生场所内的情景。四名接生人员头戴最先进的无线通讯设备严阵以待。孕妇躺在特制的折叠床上,等待着她没有当过妈妈的历史的结束。

电视台、新闻电影制片厂、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广播电台、报刊杂志社和一切取得了合法证书的这类机构都蜂拥而至。它们要报道要讴歌这个不平凡的事件。

“都准备好了吗?”常务副总指挥冲着对讲机说话。

“专家组准备就绪。”

“接生组准备完毕。”

“警戒组准备就绪。”

“新闻组准备完毕。”

“后勤组准备就绪。”

“通讯组一切正常。”

“……”

“……”

常务副总指挥神情庄严地向堵车局局长兼接生总指挥报告:“报告总指挥,一切准备就绪,请下命令!”总指挥把全世界所有生物的神圣表情都调拨到自己脸上了,他在下令之前觉得缺点儿什么。”要是有剪彩程序或打一枪信号弹什么的就好了。”总指挥不无遗憾地想。

紧接着,总指挥面对步话机遇到了难题,他不知使用什么语言发令。说“各就位--”显然不合适,因为只有一名孕妇,不存在竞赛谁先生出来的问题。说“预备--”也似乎欠妥,生孩子好像不是由开关控制。

现场静得出奇,等待总指挥发令。

“开接!”总指挥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词汇。

开始接生。

专家们通过闭路电视系统指挥接生员们帮助人类的新成员降临到人间。接生员们一边接受专家们的遥控一边摆布孕妇,帮助她快点儿当妈妈。

孕妇痛苦万分,她终于知道了母亲的含义,她痛恨那些没生过孩子的男性公民在文章里随意使用“分娩”这类字眼,她认为只有生过孩子的女性公民才有权力使用这类词汇,她希望国家把这项规定写入宪法。今后凡是男性公民使用“难产”“流产”“分娩”“十月怀胎”作为形容词的都由警察给他们服用雌性激素。

婴儿似乎知道了母亲的心思,大概是想让妈妈更深切地体会到分娩的含义,他(她)无休止地同接生员和遥控专家们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

接生员们满头大汗,由于一天来营养摄入量入不敷出,加之全天滴水未进,一个个呈现虚脱前兆。

“给接生员们送饮料!”专家对后勤组长发指令。

某饮料公司将该公司有待闻名全国的新研制的饮料免费赞助给250路飞马牌汽车每位乘客和司售人员一起。3寸高的塑料皮包装的饮料通过传送带再通过主席送到了每一位会员手中。大家对该饮料公司的慷慨和人道主义精神表示赞赏,同时对包装皮表面那一道又一道凹进去的360度圆圈的数量略多持保留态度,但当主席建议大家保存好空气留着回家当自行车把套用后,会员们又对该饮料公司的废物利用精神一物多用精神持肯定态度。

接生员们喝了饮料后激情、热量均上升,四比一同婴儿周旋,终于在专家的指挥下在孕妇的出卖下在指挥部的领导下捕捉到了婴儿!

一个女婴诞生在飞马牌汽车上。

刚刚被三秘书找来的婴儿的父亲说的第一句话是:“把闭路电视关上吧。”期待着这位新上任的爸爸说出感人肺腑的话的现场工作人员们无不感到受了侮辱继而在心里大骂该爸爸,人家要动坏心眼早动了谁还等你来了再动真是小肚鸡肠小家子气,当然屏幕的尺寸是大了点儿但那也是为了孕妇和婴儿的安全呀。

女婴的哭声通过扩音装置传出车厢,众人感到欣慰,于是忘记了由于心胸狭隘的女婴父亲的出现给现场带来的小小不快。

专程赶来为婴儿办理户口登记手续的孕妇住地所在户籍警察打开了登记簿,宣告承认该女婴降生该市的合法性以及入托入学参加工作领取退休金必须火化等等均优先享受。

“婴儿姓名?”户籍警察左手持籍右手操笔问新爸爸。

“……”新爸爸刚从大屏幕的遐想中清醒过来,才意识到女儿目前还是世界上没有名字的人。

“总指挥给孩子起个名字吧?”大秘书二秘书三秘书四五六秘书不约而同地把荣誉献给顶头上司。

“还是让大家起吧,婴儿出生是集体劳动的结果嘛!”堵车局长不能独揽荣誉。

新爸爸觉得“集体劳动的结果”这句话扎耳朵。

“现在开始婴儿名字征文竞赛,由总指挥和常务副总指挥担任评委。”大秘书宣布。

“还应该有语言专家担任评委。”总指挥指示。

二秘书打电话找来了市语言学会会长。

征文竞赛开始。

车厢里的吸烟协会会长给婴儿起名为爱丁,意思是爱尼古丁,当然没明说。被否决了。

联合会主席还没享受过给别人起名字的殊荣,他自己的名字是他爸爸起的,他儿子的名字还是他爸爸也就是他儿子的爷爷起的。他孙子的名字是他儿子起的,愣是把他隔过去了。他暗称自己是被耽误的一代。他决定抓住堵车生孩子这个机会闭眼前给别人起个名字。

“叫车生落芙吧?”主席提议。他向大家解释车生落芙的意思就是车上生的孩子好比降落的芙蓉花。

评委们意见不统一,有的投赞成票,有的投反对票。主席希望投赞成票的评委名垂千古投反对票的评委遗臭万年。

经过再提名再否决到午夜时评委会终于回头是岸肯定了“车生落芙”这个名字。于是在一阵掌声中户籍警察郑重地将女婴的大名登记注册,谁能排除她20年后没准是诺贝尔奖奥斯卡奖或什么新主义创始人的可能呢?

记者们倚仗着摄像机摄影机和钢笔圆珠笔签字笔把这场面向全市报道,市民们无不为生活在这座城市里感到荣幸,他们坚信自己的夫人或女儿或姐妹或小姨子不管什么时候怀孕不管在什么地点例如电梯上厕所里会场中不管身边有否医生都会平安生产。